{ SKIP }
文:黃天頤  圖:互聯網
POSTED ON 03 May 2017

對上一次當你在躊躇著某事,不知如何抉擇,甚或不知自己想怎樣的時候,你有沒有向你的伴侶傾訴?然後你得到的是甚麼?實質的意見?無形的安慰?行動上的支持?    

 無論得到的是何種回應,其實都只是形式上的不同,有時最後我們需要的只是一個供你撒嬌的靠山。



撒嬌令人首當其衝聯想到的一定是肢體上無骨骼支撐的蠕動,同時配上一把沒法把字咬好的騷軟聲線。所以有些人,特別是男生,一想到「撒嬌」兩個字出現在自己身上就會異常抗拒,生怕成為上述類同的無脊椎,無牙骹生物。

只限於形體上的撒嬌只是嗲,撒嬌的真正意義不只是軀體,而是心靈上都願意敞開示弱,給予機會由別人去主導自己的情緒,甚至幫忙找出口。



女友A遇上男友的事業分水嶺,對方得到其他公司提供往外地發展的機會,薪水比以往是高了,但晉升機會未明。男友一開始問A的想法,她就理智地說出了兩個選擇的利弊,也表明了自己願意支持他的任何決定。奈何數星期下來,對方還是躊躇不決,不到三四日就向A說出自己的考慮。

原本頭兩三次,A還是耐心滿滿地聆聽分析,但之後,她開始對他的優柔寡斷顯得不耐煩,也不再提出任何意見。A的男友當然察覺到她的態度有變,於是就埋怨女友不關心自己。

不只A,可能你也不明所以,究竟這個男的想要甚麼?既然A已經發表了意見,又表明了支持立場,難不成她真要為男友做決定,像阿媽湊仔般才算功德圓滿嗎?



一段關係中,有些難關是一起面對,但,作為成年人都明白有些事是很個人,連另一半也未必可以幫得上忙。當一個人無力時,他選擇了在愛的人面前剖開了憂慮其實就是一種撒嬌。男人不斷地向A重複同一個問題,不是期求著對方會突然有甚麼新的角度新的點子,而是想確定情緒上一直有依靠。有些事業上所向披靡的人,也不會期待另一半聰明得替自己排難,想想如果你是馬雲、李家誠、或霍金的另一半,你真有能力想出比對方更好的解決辦法嗎?但,難道他們又真可以完全不需要向另一半傾訴嗎?

愛最神奇的地方是讓兩個地位、智慧、興趣不同的人可以平起平坐,縱然不能為對方排難,也一定可以為對方解憂。而方法就是每一次聽對方重複相同的煩惱都如初見,皺著眉聆聽,然後微笑著把對方擁入懷,再加上一句:慢慢來,我知你可以的。

這個過程可能你不儘然享受,甚至暗自在心中叫對方不要再這般荏弱,但都是同一句:慢慢來,我知你可以的。




Facebook Page:黃天頤

Instagram:tinyeewong

Weibo:黃天頤Tinyee

作者簡介:主力電台發聲及於各大小平台擔任司儀、配音的自由工作者。現主持香港電台第二台〈Gimme 5〉及〈中文歌曲龍虎榜〉。愛自己也愛男人,期望擁有男女讀心法術。關於戀愛,我是未能進化的動物,這些年來總是學不會失戀無痛的秘訣,卻仍然繼續男女間無止境的角力。 最新作品《唐七太空站》廣播劇原著小說現已於各大書店推出。














中秋未到都可以賞月嘅!
girls
臀友又黎啦! 收集的漂亮Pat Pat的Instagram
20 Sep 2017
原來再高的學歷,再美的容貌,也會在愛情關卡裡進退失據,公平面對你我她都有的憂慮。
girls
黃天頤-《可以沒有十優,但不可以沒有單身的行動力》
20 Sep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