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8 Sep 2017


長得美是天生優勢,但有時也會成為包袱。模特兒出身的台灣美女許瑋甯(Ann)因為有一副標緻的「公主臉」,出道初期一直只能做千金小姐,對夢想是當個「演員」的她來說絕對是限制。但自言喜歡顛覆大家刻板印象的她,近兩年拍的《紅衣小女孩》、《目擊者》、《記憶大師》,每一套都是令人心寒的電影,每一套中她都有亮眼的表現。

而在即將上映的《紅衣小女孩2》中,Ann再演「沈怡君」,更有吃蟲、剃眉、產下死胎等重口味場面(文青按:訪問前電影公司同事把未曝光、甚至連後製都未完成的電影片段給我先睹為快,正在吃早餐的我差點就吐了) ,就連經驗豐富的她也說「真的怕了。」



「本來以為不怕了,以為拍了第一集會變得勇敢一點。但後來第二集在準備角色的時候,就發現它好像比第一集還可怕,我發現自己的狀態也比第一集要瘋狂一點。我還特地去日本學了一個叫『舞踏』的舞,它的舞蹈形沒有任何規則、肢體動作也沒有什麼規範,就是跟著音樂,釋放你內心的黑暗面,有什麼很生氣很憤怒,最壞的那一面借由肢體去把它表達出來,所以身體會變得很扭曲,很怪異,不會是你平時能擺出來的姿勢。」

「所以對我來說是相對辛苦的,因為在拍攝準備期的時候就已經在那個狀態,不管心理還是生理。你會害怕的是進入角色後出不來,其實嚴重到會影響你的生活,可能有一段時間都不會太開心,需要很長的時間去把它消化掉。所以那個時候我是比第一集時還害怕的。」



「我是一個比較容易把不開心的事情壓在心裏的人,我不是太容易去說。所以心裏的事情一直一直壓到不能再壓的時候,才會去找管道抒發。但在我可以忍受的範圍內,我就會不斷地累積我的壓力和不開心。」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黑暗面,只是你選擇釋放的比例問題,釋放得多、釋放得少,還是你根本不想人家看到,覺得你根本不是這樣子的人。但是我接連幾部戲都需要去挖出這些,你不想讓人家看到的東西,可能是個性中、性格裏有缺失的那一面。可能是妒忌,比方說《目擊者》中的Maggie就是妒忌、比較;《紅衣2》就是崩潰、不信任,甚至有傷害別人的傾向,這些都是借由舞踏去挖出來。它其實有影響到我的生活,所以我那時的生活是很不愉快的。」



「我有看過《紅衣2》的預告,看到橋段大家都很害怕,但我是想哭的。因為我的角色在裏面真的很可憐。第一集的時候她的生命的重心只有男朋友阿偉,所以她的所有力量來源跟靠山全都是阿偉。突然之間阿偉不見了,結尾大家都以為我們團圓了,沒想到《2》丞琳的角色是在山裏發現我的,所以搞半天其實我也沒走出來。我會難過是因為這個角色一直被困在幻覺裏,而她以為是真的,然後當這些東西幻滅的時候,她一無所有了。她每天都失去希望,絕望,在真真假假之中。這個狀態是我印象最深刻的,到現在我還是能夠感同身受沈怡君的心理狀態。」



面對如此大的壓力,Ann的抒發渠道又是什麼?答案跟很多香港人一樣:

「旅行,我一定要一個人出國走走,一個人或是跟朋友也好。因為過去幾年我每一年都會自己一個人去住在某個城市、國家一個月,什麼事情都不用做,就是活在那個城市裏面,而不是去當觀光客。這樣其實幫我抒發很多壓力、拍戲時不好的負能量。」

既然演出獲得肯定,那未來還會繼續拍這類型的電影嗎?

「(打斷)不要不要不要(笑),我後面的安排是真的希望可以接一些喜劇,比較輕鬆一點的,愛情也好,賀歲片那種好玩的也好,暫時不要回到之前那些類型片的氣氛裏好了。」

(完)


Editor:魏文青

Photo:Sam @ MenClub

Video:Ricky @ MenClub

Makeup:Claire@Diva Beauty

Hair:Amber@80'Studio

Venue:Pentahotel Hong Kong Kowloon


幾條繩、幾個人、一隊世界冠軍!
people
跳出世界冠軍 - Rocket Stunt Crew
13 Dec 2017
小田切讓,一早就被冠上性格型男的封號,其實有性格,不就是任性嗎?他亦說過自己很任性,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劇本就會參與拍攝。而今次他說「與其是因為故事本身,倒不如說是因為希望與杜可風和白海合作,所以促成了今 ...
people
「我對商業電影不感興趣......」- 小田切讓
07 Dec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