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31 Oct 2017

曾幾何時,鄧麗欣與「阿寶」之間幾乎是一個全等號:戲裏戲外的伴侶一樣、戲裏戲外給人感覺也一樣,作為觀眾難免會自動把她歸類成某種演員。但不知是幸或不幸,隨住感情生活的變化,Stephy的戲路貌似也在變。年尾接連上映三部由Stephy主演的電影風格各異,她的演出也令人眼前一亮。其中一部,就是由杜汶澤執導的《空手道》。

「在我而言絕對不是特地安排的。」當我們問Stephy是否一心轉型時,她回答道:「我們經常說演員是很被動的,就算我多想去轉變、轉型,如果你沒適當的劇本、在適當的時候出現,我也沒有辦法做任何事。所以是天時地利人和——就說《藍天白雲》,其實已經是三年前拍的;《女士復仇》也有一年多;《空手道》也是一年前拍。只是剛好在這段時間一起推出來讓大家看到,看起來好像很刻意而已。」

「我有留意到大家對我的改觀,知道大家對我的感覺原來有所改變,那當然是開心的。以前可能會覺得我究竟是藝人、歌手還是演員,定位有點模糊——雖然近年我大部份時間都放在演戲上,票房都算頗理想,但觀眾似乎都不覺得我很用心、很專注去演戲。但我也沒覺得氣餒,我喜歡演戲嘛,任何一個角色我都是用心去演。直到現在,我也有在Facebook說過很感動,會有一些報導是集中於我的工作,而且是好評的,兼用一個演員的身份來報導我,我是很感動很開心的。」

「我覺得演員是講歷練的。比如《空手道》的平川真理,如果早五、六年我遇到這個角色,我一定演不好,不會有現在這個狀態。演員演一部戲、或者一個角色,是緣份來的。例如之前人家說我經常拍所謂商業片、愛情片,其實是好的,難道我現在三字頭才開始去拍青春愛情片?我覺得那都是經歷,有1那些經歷慢慢才到現在的我。所以大家可能會說『終於你不拍那些了』,但我覺得這說法是不公平的,為什麼那些一定是不好的呢?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成長,而那些就是我的成長印記。」

戲名叫《空手道》,各大傳媒又報導Stephy花了半年跟日本老師學武,大家或者會以為這是一部動作戲。而又雖然在戲內的Stephy最後真的是打到血流滿面,我覺得電影其實是在說一個「一無所有(空手)的女生如何重拾信心」的故事——電影的英文名《The Empty Hands》,真的不只是港式英文這麼簡單。

「我第一次看到這個英文名時,是覺得很有趣。不只是我的角色,它其實是說出了我們整部戲的主旨。戲中除了真理之外,其他人其實又擁有些什麼?好像也是一無所有的。到最後我拿回間屋,或者找回打空手道的信心,但這些又是不是真的是『有』呢?其實到最後拿到了,我們才知道我們不需要這些東西,每一個人都是空手而來、空手而回,『有』與『無』,真的不是這麼重要。」

「其實人生有什麼『輸』?你覺得你輸了很多,是因為你覺得自己擁有過很多,但在這個無常的世界裏你擁有的,終有一日會失去,那為什麼那一刻你會以為自己是『輸』了呢?怎樣又才算是『贏』回來了呢?我從小也是這樣想的,沒有的總會擁有,擁有的又總會失去。」

在幕前開創了新的方向,接下來Stephy又會有什麼新的目標?

「或者崗位上吧?我也有想過自己會不會去編劇呢?或者做導演呢?但都言之尚早的,做演員始終是好玩點(笑),做導演很辛苦、寫東西很辛苦。角色上…我一直都願意挑戰任何角色,只是天時地利人和,這一刻有沒有導演覺得我適合做某些角色呢?例如我很想做像《Focus》(港譯「千騙萬化」)裏的,偷東西很叻的騙子,有些智慧的角色(笑)。」

(完)

Editor:魏文青

Photo:Dave @ MenClub.hk

Video:Ivan、Dave @ MenClub.hk

Hair on Stephy:Vince pang @ IL COLPO platinum

Wardrobe on Stephy :TOP SHOP

常說動物無性,張松照就說「人會變心,狗唔會!」
people
【每個男人 都有故事】第二十四集:香港甲級練狗師-張松照
20 Nov 2017
Stella Chow周沂,七年來躲在幕後不斷創作,又當過雷頌德、黎明、李治廷、JW的製作人,有什麼令到她今時今日毅然轉戰幕前當起「樂壇女新人」?
people
沒有什麼放不低 - 女歌手及製作人 周沂
20 Nov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