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小雲 圖:MenClub
POSTED ON 30 Oct 2017

經常說香港樂壇已死,片面之詞,說起來很輕易,實際情況又是怎樣呢?托網絡世界的福,大家的眼光亦隨之而擴闊,讓我們知道世界之大,音樂版圖之闊。事實上,只要你願意去了解,香港樂壇可能比你想像中精彩。訪問中,四隊本地獨立重型樂隊,鐵樹蘭、Maniac、秋紅及逆流,和我們分享Metal不止於憤怒。

即使我們現在有較多機會接觸重型音樂,但仍然都有很多了解的空間,鐵樹蘭Sunny表示「很多時候外界對Metal不是很認識,經常以為玩Metal的人二十四小時都在聽Metal音樂,其實不是,我是會聽尹光的或者我會忽然找出獅子山下來聽,我會聽Coldplay的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Maniac Kit笑說「身邊很多同事和朋友知道你玩Matel,一定會問『你玩heavy metal㗎? 』但70年代到現在,不同國家的文化影響,發展和流派都已經很不同。」

憤世嫉俗可能是大眾對Metal的刻板印象,逆流Kit則指「很多人認為Metal會覺得很燥,人會好嬲怒,但一首歌有三分鐘,三分鐘當中有情緒的轉換,因為人有七情六慾,人的情緒是隨着時間而推迭。」Sunny就以一件Tee有不同的剪裁比喻Metal「除了憤怒之外,我們還想找一些新的方向去表達,因此第二章專輯自白就會多講一些自己的角力,例如人對抗命運或者自白,這不是對外界的憤怒而是對自己的憤怒。每個人都會犯下冇寫錯,然後當你想贖罪的時候已經再沒有機會,這種情緒已經很觸發我們去用這種音樂去表達,鐵樹蘭來說Metal可能有時一件闊身tee,有時是一件桶Tee」。秋紅Jan補充,「Metal就像食辣一樣,有些人不喜歡,而我們就很喜歡食辣,但辣有很多種,譚仔都有十級辣啦!」

對於Metal這個分類標籤,原來他們卻沒有大太執著,鐵樹蘭的瘋表示「我們的出發點是來自,外在與內在的感應,這是做音樂的第一步。我認為現在我們做的音樂,被標籤為Metal(其實我們不太在意) 我們反而會希望出現一個新的詞彙。我們聽過這麼多作品,其實我們想在當中得到的,只不過是一種歇斯底里。我可以很歇斯底里的咆哮,我可以很歇斯底里的沉默,這種對比是我對音樂的反應。」而秋紅Jan就認為「概括來說,我認為Metal只是搖滾樂的其中一種,而Metal再細分亦有很多種,Metal感覺很憤怒,但它的內容可以很廣泛,可以是情歌亦都可以表達不同的故事,就如我們即將會推出新碟,當中六隻歌都有所不同,希望大家期待」

而以上四隊鐵樹蘭、Maniac秋紅及逆流都分別先後推出新碟和陸續舉行新碟音樂會,Sunny表示「其實我們一班人已經相識了很久,當初在觀塘和蒲窩一起出SHOW,十幾廿歲已經認識,Maniac用了7年的時間籌備出碟,當知道他們要開SHOW的時候,原來早鳥票已經一早賣完,非常之感動!」
常說動物無性,張松照就說「人會變心,狗唔會!」
people
【每個男人 都有故事】第二十四集:香港甲級練狗師-張松照
20 Nov 2017
Stella Chow周沂,七年來躲在幕後不斷創作,又當過雷頌德、黎明、李治廷、JW的製作人,有什麼令到她今時今日毅然轉戰幕前當起「樂壇女新人」?
people
沒有什麼放不低 - 女歌手及製作人 周沂
20 Nov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