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5 Jun 2018

(編按:此次訪談於6月12日進行)

只要是真心相愛的情侶,一開始時都會相信大家會一直在一起:你愛那個人,那個人也愛你,在一起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有問題的是「一直」。世事常變,變幻才是永恆,感情世界從不是二人世界,當中還有很多庸俗不堪的雜質,也正是這堆雜質,才令愛情在歲月的搖擺中慢慢被磨成一片零碎。或者就是愛情的這種不穩定性,大家才需要「成家」來規範一段感情。Jennifer無疑是一個愛家的人,從言語之間輕易就能看出她對媽媽和妹妹的體諒和照顧,而她也不諱言希望(總有一天)可以建立屬於自己的家庭。

「我很感謝媽媽從小訓練我,三年班就要洗碗,四、五年班就要吸塵拖地。我覺得作為一個都市人,除了工作之外,應該要懂得打理自己屋企。小時候就『欺壓』妹妹多一點,叫她幫我做很多事,但現在就會大家分配:我要工作的時候就會叫她晾衣服、摺衣服;到她要工作的時候就輪到我做,盡量都不想媽媽放工回來做,因為媽媽工作是比我們辛苦很多倍。」

是的,Jennifer的妹妹Zoe Yu也是個模特兒,近月正式踏入公仔箱,在大台的《美女廚房》擔任學徒,姐姐作為演藝界的前輩,當然要指點一下吧?

「有時候覺得自己不光是姐姐,有時更是媽媽,很煩,講很多道理。一知道她想入行,要學很多東西;她又經常生病,擔心他會不會支持不住,例如拍《美女廚房》第一天就已經要通宵,拍完回家就病了,所以我是很擔心他的。但我發覺有時自己擺起一個姐姐款、媽媽款,她又會不喜歡不開心,她會誤會我不支持,但其實我心底裏是支持的。所以現在就開始控制自己的脾氣,有什麼她不明白來問我的時候我才幫她,有時要給她一些空間去自己發展。」

從言語之間,大家應該都能感受到Jennifer是一個非常愛家的人,而且她眼中的家,其實相當樸素。「一個「家」最重要的是……我是巨蟹座的,我覺得一個階段嘅時候爸爸媽媽和仔女的,所以「家」是一定要生小孩的。我反而覺得買樓不是很重要,因為在香港要買一層樓實在是太難了,租的也好,買的也好,最緊要是有一個地方去住,有得睡就可以了。」

「現階段我覺得自己還是很幼稚,或者有很多錯漏,我經常說連自己都未處理好,到時連小孩也可能不知漏在那兒。所以真的要等到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成熟,處理到所有事情的時候,才能夠處理結婚、生仔之後的家庭。」 

「男生其實也是一樣,我不會覺得是他要賺很多錢還是怎樣,其實都是看大家怎樣面對問題。因為一個家庭一定會有很多問題,小朋友怎樣養怎樣教,或者家中長輩突然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怎去處理、應對,真的要大家的心遲到成熟到可以處理這些事的時候,才可以去建立個家庭。」

「不要說結婚,就算是教小朋友,很多人都會迫小朋友學很多東西,希望他將來拿到一個好學歷,找到一份人工很高的職業,這算是成功了。我不會覺得這些人的想法是錯的,因為沒辦法,這個社會就是灌輸了這些思想給我們。但我自己的偏向是開心就可以了,要知道你最終想追求的是什麼,到你有車有樓擁有所有東西時,又是不是真的快樂呢?」

既然結婚生小孩是長遠的目標,那Jennifer短期的目標又會是什麼?結果還是跟家人有關的。「短期的目標是帶媽媽去旅行,曾幾何時我應承過她會去當空姐,用一折機票帶她周遊列國,但最後沒當上,她就說我欺騙她。所以現在事業有些成績,賺到一點錢,就希望帶媽媽去不同的地方,兌現當初承諾過的事。」

Editor: 魏文青  

Photo: Henry Lam

Video: Eman、Casper @ MenClub

Make Up:Jennifer Chan @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Hair: Ken Hui@ii ALCHEMY hair & nail

Styling: Stephanie Wu  

Styling Assistant: Kalysta Wong 

Wardrobe: Max Mara, Tory Burch, Whistles

Busking 追尋「不枉」音樂夢
people
Busking 追尋「不枉」音樂夢-沈震軒莫凱謙享樂團
11 Sep 2018
看《真情》大的,會把鄭子誠記成眨個眼都是奸的「完美奸人」,聽電台大的,卻會把他理解成極度靚聲的「完美情人」,多年來他就在這兩個極端中游走,漸漸成了其幕前的特色。但在幕後的他,身份卻是和大家一樣簡單,就 ...
people
如初 - 鄭子誠
06 Sep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