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楊浩然  
POSTED ON 05 Mar 2017

Pokémon Go兩周前推出第二代,有別於上年7月面世,掀起人人上街捉精靈、「仆街Mon」熱潮,第二代發佈後,除了頭幾天還見有人在街上捉精靈之外,很快便水靜鵝飛,究竟Pokémon Go死因何在?



第二代Pokémon Go加入80隻全新小精靈、5種新進化道具,部分小精靈需要特定道具才能進化;捕捉道具方面,增加兩種新莓果,蕉香果(Nanab Berries)和凰梨果(Pinap Berries),前者可減慢小精靈移動速度,後者可倍增精靈糖果。此外,捕捉畫面、玩家服裝等作出更新。

曾經全球爆紅的Pokémon Go,在手機遊戲世界創下輝煌遊戲記錄:上年7月在App Store和Google Play推出,連續 3個月成為下載量最高的 App。而且只用兩個月,全球下載量已超過5億次,曾經風靡世界的Angry Birds,花費將近兩年時間才達至這成績。然而,熱潮轉眼冷卻下來,第二代甚至高開低收,上月27日剛展開的「Pokémon Go Day」,捕捉派對帽比卡超活動,玩家更是不聞不問,反而對Switch開售的興趣更濃。Pokémon Go無以為繼,不足一年便走下坡,這不能簡單歸咎潮流快上快落(君不見「部落衝突」,面世五年依然熱潮不減、開發商上年還被騰訊高價收購),開發商任天堂輕視網絡遊戲的「互動」精神才是關鍵。



Pokémon Go二代雖然加入不少新精靈,但是玩法與第一代無太大分別,基本上只是一個「單機」遊戲。任天堂長期佔據家庭遊戲市場,Pokémon Go是其首隻以智能手機為載體的遊戲。(詳見筆者舊文《Pokémon Go!任天堂流淚》)也許這原因,不明白、也忽略了網絡遊戲的靈魂——玩家的實時互動。

細心觀察,Pokémon Go其實缺乏一切網絡遊戲的互動功能,除了最多玩家期待的對戰、交易之外,還有最普遍的對話、組建部落國家、組隊、結婚等功能通通欠奉。Pokémon Go引入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令玩家必須上街捉精靈,本來是增強玩家之間互動的殺手鐧,唯任天堂捉到鹿不懂脫角,結果,Pokémon Go淪為一個空有新科技、受歡迎動畫角色、精美畫面,實際仍逗留在舊時代的「單機」遊戲,也擺脫不了「單機」遊戲的局限——玩家「爆機」了,完成所有任務,玩厭Game Over。



任天堂掌握了所有開發網絡遊戲的成功要素,卻不愔「互動」這關鍵,遊戲沒有了靈魂,結果失敗告終。任天堂不是唯一無法掌握網絡年代新遊戲規則的企業,事實上,許多老牌企業也會犯下同樣錯誤。筆者數年前曾參與一個項目,客戶是香港一間老牌地產企業,每年冬季皆會舉辦一個慈善步行籌款,公關部負責人希望利用Facebook配合宣傳。筆者負責統籌整個活動的Facebook宣傳,帖文和客戶翻去復來,最後被客戶「改寫」的版本,竟然活像一篇新聞稿!在Facebook發佈新聞稿官式帖子,最終反應有多「好」,可想而知。該負責人堅持如此,答案竟然是「上年也是這樣」!

傳統企業趕上網,十之八九心想:要Online、希望業務能夠用上所有新興網絡平台,卻忽略其實要同時摒棄舊時代衡量成績的標準、遊戲規則,否則就是把新酒倒入舊皮袋,新酒發酵產生氣體擴張,舊皮袋抵受不住壓力爆裂,一拍兩散。


筆者簡介

楊浩然 

曾在傳媒廣告行業打滾十數載,經歷高低起伏,現自立門戶Stonesoup Communication,轉戰新媒體市場公關推廣製作,時亦撰稿月旦點評政經。 

電郵:howieyeung@stonesoupcomm.com

Facebook:Stonesoupcommunication 

WeChat:stonesoupltd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經常有人說創業難,作為一個90後年輕女子要創業就更難,如果你的業務是代理成人用品,還要是出自《格雷的五十道陰影》的「BDSM」成人用品,那就更加難下加難——就憑你現在微微戚起的咀角,你也猜想到Natalie面對過 ...
powerandmoney
「香港人很保守」 - 《格雷》玩具代理 Natalie Lee
25 Jun 2017
足見冷血涼薄的只是官僚,大多港人血仍未冷。
powerandmoney
楊浩然-黎志強:挺身而出阻食環刁難婆婆悲劇重演
24 Jun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