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玄火  圖:互聯網
POSTED ON 18 Jun 2019

「掉那媽,頂硬上」是明末名將袁崇煥的口頭禪,如慈母像奶媽,把那媽掉落火車,恐怕無人會反對,遂苦口婆心相勸政治人物別再侮辱天下母親!正如前阿根廷足總主席Julio Grondona,獨裁掌政超過30年,見證阿根廷足球由盛轉衰,埋下遺禍甚遠的種子,卻自視為阿根廷球壇「奶爸」,嗚呼哀哉。

狗咬狗骨

100萬人到200+1,香港人要給自己掌聲,單是黑海自動讓路予救護車已是一幕壯觀,更別提巴士、地鐵車長叫加油,賣花小店老闆免費贈花,怎可能是暴動?如是者,阿根廷每日都在「暴動」。傳統上,阿根廷聯賽漫天彩紙紛飛,20137月友誼賽小保加作客聖羅倫素,不講友誼,雙方粉絲爆發槍戰,兩名客軍球迷身亡,主隊馬上終止比賽。一星期後,球迷衝突再現血案,雙方球迷挑燈夜戰,兩人傷勢嚴重,足球引發「暴動」在阿國是家常便飯。

那一年是阿根廷足球暴力的高潮,6月份,大批球迷在學生隊場外鬧事,一名拉努斯球迷吃了警方的橡膠子彈身亡,足證橡膠子彈不是低殺傷力武器。4月份的秋季聯賽,河床主場打和升班馬梅斯基爾1:1,極端球迷現場駁火超過50槍,5人中彈,一切是梅斯基爾狗咬狗,因門票利益分配不均,受槍傷的全是自己人。拳不驚人誓不休,阿根廷足球流氓稱為Barra bravas,每支職業足球隊都擁有自己的barra brava,慣用拳頭、刀仔解決問題,多從事非法勾當,與政客、黑警存在千絲萬縷的關係。

互利共生

Barra brava初始階段,不屬於純粹球迷組織,炒波飛、代客泊車、賣爆谷,Gustavo Grabia在著作披露,大球會的球迷組織頭目,每月隨便可賺7萬美元。2007年,河床把前鋒希古恩售予皇馬,收回1300萬歐元轉會費,Barra brava分紅2030%,惟組織內分贓唔勻,引致內訌,有人身中3槍,一名入獄狂迷承認幫會與球會是「互利共生」的命運共同體,甚至有球星的人工要經過幫會大佬批准,否則球會難以獨力承擔。

阿根廷球壇老闆經營不善,欠薪屢見不鮮,財政拮据,唯有同黑勢力合作。Barra brava負責在比賽日與敵人毆鬥,有時會獲聘為球會主席保鑣,而且對票房貢獻良多,河床黑勢力竟可參與內部事務,荒謬到極,但一切都由當權者包庇。1994年世界盃,阿根廷足總豪使150萬美元,給極端球迷組織提供機票住宿,2010年世界盃更有30人與國家隊乘坐同一航班,盛傳Juan Sebastián Verón有份資助。

正邪難辨

誰大誰惡誰正確,「上帝之手」馬勒當拿多年來被指與阿根廷黑幫有關,美斯的私人保鑣正是幫會揸弗人,黑勢力之大,可見一斑,難怪barra brava經常公開點名抨擊球員,指手劃腳,但不會被指是外部勢力介入。前阿根廷足總主席Julio Grondona1979年在位,同前國際足協主席兼老友白禮達齊齊玩獨裁,一直排斥非我族裔。如果有球隊周轉不靈,Grondona會強行要求當時唯一有轉播權的阿根廷TSC電視台向球會預支分紅,先使未來錢,同時導致債台高築,可說是隻手遮天,若非「奶爸」在2014年離世,怕且仍是足總話事人。

「有冇肉呀?肉在架上。」「有幾多球員?八個。」「找到前鋒嗎?找到,我們晚上聯絡他。」這是一段警方竊聽而來的阿根廷賊匪對話,暗號是甚麼?「肉」指的是武器、「球員」是參與罪案的人,「前鋒」是知道目標背景的收風者。掉那媽,黑白難分!上樑不正下樑歪,政府繼續專橫跋扈,甚至接受「煲冬瓜黑警」執法,最終只會官逼民反,人心崩裂。阿根廷落筆打三更,在美洲盃難有運行。

所謂「好醜命生成」,大部份人都不認同樣子與能力有直接關係,但是細心想想,今年世界足球先生頭10位,似乎搵唔到樣衰衰的球星。
powerandmoney
玄火 - 你的樣子如何 你的能力也必如何
15 Oct 2019
目前市民的立場基本上已歸邊,而且已經難以改變,不會割席。為甚麼大家的立場都如此企硬呢?
powerandmoney
傑克 - 為何立場難以動搖?
14 Oct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