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7 Aug 2018

私下接觸Christy,最強烈的感覺是她有種呆呆的「萌」。她為人隨和友善,外表也確實是亮麗吸引,但舉手投足、說話語速以香港人的標準來說實在是慢得出奇,難聽一點就像是沒睡醒似的,與她在電影中的精明能幹實在大相逕庭。

「是的,我天生的樣貌就是呆呆的,比較慢熱一點、靜一點,而且比較少說話。」Christy自己也同意,亦同意這個「人畜無害」的樣子,令她自己就經常遇上壞人、騙子,「讀書的時候我總會遇到有人在巴士站無端端:『不好意思,我沒錢坐車,你可不可以借我100元?』,我經常遇到這些的,但其實我有看《警訊》的,我知道那些是騙人的!」Christy略為沒好氣的說。「或者就是因為這樣,令我不太喜歡說話,如果可以不跟人溝通我就不跟人溝通。」

「很多演員的性格也很奇怪,性格會比較極端,特別偏執、容易悲傷、躁狂也有,所以我覺得自己只是相對地比較靜和慢熱一點,比起他們我算是很正常的了。」從上年的電影宣傳訪問,Christy就說過自己從大台出走的目的是想體驗一下做真真正正的「演員」,心願已了,剩下來的卻是一個問號,她了解到雖然自己演得很認真,但原來拍戲,並不是想像中的簡單;認真的對待,效果又未必盡如人意,「對我來說這是夢想甚麼甚麼的,但導演、監製,投資者又是怎樣看這件事?觀眾們又怎樣看?令我明白到看東西要看全局,不能只顧自己的範疇。」

電影過後,Christy到中國拍了一套網劇,然後就進入了大部演員都在經歷的「等」,空閒之餘也就專心經營自己的婚紗店和Party Room,除了在社交網站上偶爾一兩張殺傷力驚人的自拍照,在幕前的曝光並不多見,不少人也以為她息影。「有時你很努力、很執著去追求一樣東西,用了死力,反而會得到反效果。我不想去逼自己,要我覺得舒服,觀眾也覺得舒服。」

「以前的人會覺得女演員的生涯很短,但現今的年代好像又有點不同,隨著女演員的資歷、累積下來的經驗,反而會令觀眾期待演出,她們還有存在(在幕前)的價值在。所以我不會放棄幕前的工作,但前提是遇到我覺得適合自己的機會,我才會去做。」

「從上一套電影之後,我一路接到的試鏡都是性感、需要大膽裸露的(角色)。那些角色真的是純粹在戲中需要一個願意去性感裸露的功能性角色,但不是我想演的角色,我亦清楚知道自己不是走這個路線的,那不適合那些工作,就沒辦法(要推掉)了。」

一副呆呆的模樣、一個性感的形象,大家或會如我順理成章推斷Christy在私下也遇上很多意圖佔她便宜的「壞男人」,「這又沒有,因為我本身的圈子不是很大,入行這麼多年基本上也不會出去應酬,或者有甚麼夜生活,所以不容易認識到新朋友,所以那些(心懷不軌的)人基本上接觸不到我的。」或者這也代表Christy並不渴望戀情,「我會寧缺勿濫,因為拍拖其實是很傷神、很花心機,其實很累人,如果大家不夾的話。」所以即使Christy眼見妹妹原來已成幸福人妻,女兒都快三歲,她也不急於要成家立室,「她的生活不是我現在這刻想追求的,結婚對我來說還是很遙遠很遙遠的事。」

「我不會太心急,就算遇到個有些感覺的對象,有機會可以發展,也不要一來就在一起,應該要多花點時間去認識對方。」

事事盤算,自有道理,Christy的外表可能有點呆,但內裏的她卻精明得很。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ñana @ difference product

Video: Kay、Eman @ MenClub

Hair and Make Up: Pasu Choi @ dear angel production 

Styling: C. Cheung

Wardrobe: Accessorize、American Eagle、Zara

所謂人心不足,吃著一份手拿一份眼還盯著一份是人的天性,對於女生,男生的本能大概也是如此博愛,只是現實中大家有理性把自己的胡思亂想制止在「思想」的階段,但在網絡上,但接下來這幾分鐘,或者你應該稍稍放下理 ...
menclubgirl
火熱動感 - Cyber Japan Dance
12 Oct 2018
就如林子祥話齋「填滿一生,全是數字」,人生總是能夠以一些數字來當總結,歲數、成就、收入、獎項。胡琳(Bianca)身上或許也掛了幾個別有意義的數字,上年第「一」次拍劇、今年是出道「十二」年、《Moments》是第「 ...
menclubgirl
數字人生 - Bianca Wu 胡琳
21 Sep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