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5 Oct 2018

參加大台的電視/選美節目,曾幾何時是一眾美女獲得知名度的最好方法,上節目觀眾才會記得你,記得你才算是「入屋」,「入屋」才能夠賺錢,邏輯清晰易明。但隨住近年電視的影響力大跌,上到電視不一定入屋,上不到電視或者也是個機遇。

近來才認識Kiwi程美段的男士們,大多是因為兩件事:第一,Kiwi成為了大台的「美女學徒」,結果(相傳)因為曾經拍過性感照而被踢走,事情引起其他傳媒報導;第二,Kiwi在動漫節上扮成一隻打出半個心口的性感兔仔,照片於一日之內瘋傳到全港男士的各大「兄弟Chat Group」。據知前者只為Kiwi的Instagram帶來約1000名Followers,後者的增長數卻是以萬計,證明世代真的不同了。

Kiwi的媽媽是菲律賓人,雖然是在香港出生和長大,但Kiwi也遺傳了菲律賓人的熱情和活力,「我有點慢熱,但是個喜歡笑的女生,外向、活潑型,給人的印象可能少女一點」,她這樣形容自己。實際上今年20歲的她也確實是個如假包換的少女,在鏡頭前有一點腼腆,但玩起來時卻洋溢著獨特的青春動感——或多或少因為她有媽媽的優良血統,背負著香港女生身上少見的「甜美的負擔」。

注意,是「少見」,而不是「少有」。身材不錯的香港女生其實一點也不少,只是她們總以各種原因主動或被動地隱藏起來,甚至視好身材為負擔,罪名是「著衫唔好睇」。若是這樣,Kiwi是明顯地「有罪」的,但卻沒有選擇把好身材隱藏起來,而是大大方方展露於人前,說到底都是與從小接觸的文化有關,「小時候看的節目、電影有點影響,我不會覺得(性感)是很令人反感的事,我頗接受到的,只要是好看的我就喜歡,也是健康的。」

「好看的就喜歡」,其實也是很多男生們Follow 「Double-May」時最簡單而坦白的心聲,Kiwi與男生們的利害關係一致,故能短時間內吸引大量Fans,之於大家是否衝著她身材而來嗎,Kiwi心水清得很:「大家還未很認識你,知道你的性格、了解你的為人時,第一眼望到你很自然就會聚焦在那些部位,因為這些是一眼就能看到的東西來嘛。」

但就算最麻甩的男生有時也會裝模作樣,否認自己是受女生胸前的那一抹隆起所吸引,更惶論一眾站在道德高地指手畫腳的衛道之士。相傳Kiwi就是因為形象太性感,而被大台踢出節目,失去透過節目「入屋」的機會,「可能我未必是他們理想中想要的那種女生吧?都覺得可惜的。」

正如《國產零零漆》的周星馳扮成豬肉佬也會被人認出,Kiwi「咁出色嘅女人」也會像漆黑中的螢火蟲閃耀著。「透過節目的確多了人認識,就算沒拍攝了也有很多不同媒介的人聯絡我,我自己也覺得總有其他機會的。例如接下來會學唱歌,看看會不會學樂器,或者試試作曲、填詞。也有好幾位導演找我試鏡,未來可能會參與電影,在中國也會有節目播出。」還未計擁有超過50000 Followers的Kiwi已具備KOL「Post相收錢」的條件,代言廣告或許陸續有來。如此看來,要她在某個節目中做佈景,都可以算是「屈材」了。

男生們都愛看性感的女人,唯獨不愛自己的女人在人家面前性感,所以從常理推斷Kiwi也可能會受到來自情人的壓力。「如果我有情人的話」——這句話倒是充滿想像空間——「我想他應該會體諒我…的角色:如果要出街都有人能認到我,那他(男友)有些事就少不免要看開點(笑)。」短短的一句話,說明了Kiwi對於發展演藝事業以及感情的覺悟——這個女生心水清得很呀。

Editor: 魏文青  

Photo: Henry Lam

Video: Ivan、Kay @ MenClub

Special Thanks: Ryze Hong Kong

嗱!我無毒大家買波鞋架
people
【愛鞋如命】波鞋達人 -「H大」
19 Oct 2018
配而優則唱聲優歌姬--黃紫藍 黃紫藍是一各資深的配音員,在電影電視和廣告,可能大家己經聽過其聲音,只是你未必真正認識佢。早年前,黃紫藍已經被網民起底,樣子Girlfriendable的紫藍曾經係網民熱烈討論嘅對象 ...
people
配而優則唱聲優歌姬--黃紫藍
28 Sep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