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玄火  
POSTED ON 25 Feb 2020

香港經歷「反送中」,後加「武肺」肆虐,年頭開始周圍都裁員、減薪、放假,但是恆生銀行業績都算係咁,去年盈利錄得上升3%,派第4次中期息,每股4元,相信員工花紅都唔會少。不過,成間銀行唯獨有6個人的花紅肯定凍過水,兼且日後會成為其他打工仔的反面教材。

話說疫情爆發後,多間大公司開始叫員工在家工作(WFH),6名俗稱MT的恆生銀行管理實習生,在辦公期間齊齊登山郊遊,擁抱大自然,好似好健康好正面,問題是本來無一物,selfie惹塵埃,一張放上IG的大合照令行程曝光,連銀行都被人改名「行山銀行」,結果六人被指擅離職守,據知收到警告信兼扣花紅。先旨聲明,6名精英中的精英,錯到無譜,又愚到無朋友,但是拉闊一點睇,這反映了時代矛盾。

MT制度源自英國商界,不少企業都會會定期招聘,恆生銀行的MT起薪點已有3萬元,實習3年,旨在為企業培育未來接班人,巡迴調派到不同部門,用最快速度了解銀行運作,又能獲高層面授機宜,盡得管理真經,入得去的絕對是千揀萬揀的靚蛋。銀行內的友人告訴筆者,雖然平日見到6人都唔算特別醒目,但經過悉心培訓,未來隨時是話事人,甚至不少行政總裁都是來自MT紅褲子。問題是MT時期的工作大多是坎走馬看花,沒有負責管理的團隊甚至特定工作,屬於企業內的「虛位」。

MT的工作本來就是紙上談兵,缺乏實質任務,WFH留在家中究竟有甚麼工作可言非常值得商榷?當然,銀行是高度重視規矩和紀律,今次受罰是應該。問題是這個年代,打工仔一部電話在手,放工其實不是放工,在家奮戰到幾夜都未必有人知你的付出,當OT冇水補的時候,又有幾多人出聲?

這6位男女之所以會走去行山,未必係因為他們懶,亦可能是新世代對工作和休息的「定義」──難為工/餘定分界。正如你此刻身在辦公室,可能只是扮工,並狂煲《愛的迫降》或《想見你》;回到家中也不一定有私人時間好好休息。錯在辦公時間出「野」,咎由自取,但是否涉及不尊重公司就見仁見智。問問自己,有沒有試過收工前落街嘆下午茶?

同一道理,WFH之後,為人父母的打工仔,其實比起在辦公室更痛苦,因為可能同時要做家務,仔女又不時走過來要你一齊玩。部份強國企業為防員工蛇王,要求在家工作的人事,需要在辦公室時間開直播,接受公司監督,香港需要仿傚嗎?

今日,協作和承擔是企業管理的大前提,Spotify約有2000名員工,組織單元通常以8人為小隊,分別負責平台上的不同功能,化成大企業中的「小企業」。每支小隊可自行決定隊長,並擁有自主權,更要自行分析數據、檢討得失等,下放權力,好處是速度快,緊貼市場,與官僚的政府部門剛好相反,而Spotify也設置兩種結構:「分會」與「部落」,前者由上頭指派主管,任務在於Coach & Mentor個別同事,可能是一對一,提升職場智慧;後者由「分會」組成,藉此進行橫向溝通,取長補短,降低小隊過度自我,回歸大局為重。

既然早晚都要留在家中,不如趁機培養一些良好習慣,日後回復正常生活時,都可以生活得更健康快樂。
powerandmoney
傑克 - 抗疫培養好習慣
30 Mar 2020
疫情嚴重打擊香港經濟,各行各業的經營環境愈來愈差,前線如銷售、餐飲首當其衝,但後勤的的辦公室打工仔也一樣面臨被裁員的苦況。有良心的公司,也要迫於無奈選擇裁幾位表現麻麻的員工。要避免成為被裁一員,就要留 ...
powerandmoney
傑克 - 疫情工作注意事項
27 Ma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