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五花馬  
POSTED ON 26 Nov 2019

上回提到Barolo Boys 在 70 年代開始逐漸引入法國現代化釀酒技術,其中過程可謂排除萬難,有些人更加家破人亡,連老豆也激死了。幸好於 90 年代他們進入收成期,在美國逐漸受到追捧,連國際酒評家都開始注意他們。

不過進入 21 世紀後,市場不再只是追求葡萄酒的「品質 Quality」,更加重視「風土 Terroir 」,即是一支葡萄酒能否表現自己產區的特色,而參考法國釀酒方式的 Barolo Boys 則因此備受批評,被認為根本不是「傳統的 Barolo」,是披著意大利外皮的法國酒。20幾年過去,現在 Boys 都變成不再窮困的老一輩們,卻沒有料到會迎來另一波改革浪潮,而目標竟然會是自己。

上回提過傳統 Barolo 是「三高」,高酸度、高丹寧、高酒精度,所以需要經過 15 年甚至 20 年以上的陳年才會進入最適合飲用的時期,所以才有 Barolo Boys 參考法國技術,使新派 Barolo 更柔順、有更多濃郁果味、更快便適合飲用,但相對上不能陳年太久。 Barolo Boys 20 年前為世界打開一道叫「Barolo」的大門,20 年後當飲家深入鑽研 Barolo,傳統派卻利用這些機會和時間重新崛起,現在能夠在市場上賣得特別昂貴或者在拍賣會上得到追捧的 Barolo 幾乎全是傳統派酒莊,例如 Giacomo Conterno、Bartolo Mascarello、Giuseppe Rinaldi、Bruno Giacosa 等等。

因此,有些老 Barolo Boys 開始脫隊,逐漸重新使用傳統方式,或者結合傳統和現代派技術去造出具傳統風味的作品。而新派 Barolo 酒莊的第二代亦希望改革自家酒莊曾經的成功之道還記得激死老豆的 Elio Altare 嗎?現在他的女兒 Silvia 就是希望為酒莊帶來改變,卻引來父親 Elio 激烈的反應:「想不用法國小木桶去釀酒?可以,等我死了以後再將酒莊名字改掉就可以改變了,我不要有 Elio Altare 名字的 Barolo 是不用法國小木桶釀造的!」實在是名符其實的 Over My Dead Body。
Silvia 看著頑固的父親,只能嘆息:「我爸爸開始變得跟我爺爺沒有分別。」帶來成功的改革隨著時間變成傳統,曾經的改革者亦隨著成功成為利益持份者和充滿經驗的前輩,無奈地,安逸、名利和時間也使他們忘記自己曾經身為挑戰者、改革者的初心:「為了 Barolo 的進步而改變」,正如在八九十年代為了捍衛寶貴價值而走上街頭的人,卻無法理解現今年青一代面對更大壓迫和挑戰而採用更激烈的方式去爭取訴求,為了不損害自身利益和到手的物質而選擇忘卻更高尚更重要的事物。

歷史證明,這種猶如輪迴的新舊之爭永遠也不會止息,不同時代的人要相互理解,或者要等到時間去證明誰才是最後贏家。今年年頭我有幸品嘗過數款 1999 年 Barolo,其中就有 Elio Atare 和其他傳統派 Barolo,Elio Altare 的酒早現疲態,而較傳統派的 Aldo Conterno 則芳華正茂,明顯較優勝,改革的需要或許已經逼在眉睫。
上回講到「紅配紅、白配白」的襯酒迷思,食物顏色和酒液顏色是可供參考的標準,但不一定完全準確。或者新年留在家中諗下賀年食品襯乜酒,保持身體健康之餘,順便誠心感謝某國經常關照香港就更好。 ...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好酒過新年
24 Jan 2020
而餐桌上的酒如何配襯食物當然是非常重要且充滿學問,然而,最常聽到的「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甜酒配甜品」究竟是否 Food & Wine Pairing 的金科玉律?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紅配紅、白配白?
22 Jan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