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五花馬  
POSTED ON 14 Jan 2020

2019年對我來說最深刻的事件,除了肆虐半年的災難外,Supreme和知名水晶製品廠商 Baccarat 於上年十月左右,聯手推出號稱專為 Champagne Dom Perignon 而設的 Flute Champagne Glass Set 一定榜上有名,兩隻杯盛惠差不多二千蚊港紙。當時有朋友問我:「喂,用咁貴一隻杯飲啲酒係咪會好飲好多架?」

俗句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無錯,一隻設計精良的酒杯絕對可以令一支酒發揮最佳表現,但留意返,只是帶來最佳表現,並不能夠令幾十蚊超市酒突破極限、變到 Lafite 一般好飲。舉個例子,飲較名貴的 Burgundy 以及意大利 Barolo、Brunello 等等,用杯肚較闊、杯口大小適中的酒杯會更容易突顯酒的香氣,理11就好像醒酒器、增加酒接觸空氣的面積,然後酒杯內的空間亦有助香氣平均散發,因為一杯酒能夠給予你的享受中香氣是佔了其中 70 % 以上,所以能夠發揮酒的香氣是一隻酒杯最大的價值。我其中一個最喜愛的酒杯品牌 Zalto 一款叫 Denk'Art Burgundy Glass 便是優秀酒杯的絕佳模範。

只不過,除了關乎形狀和大小的外形設計以外,實際上也沒有什麼其他因素會大大影響酒杯的功能人手製作和機器製造的酒杯是沒有大太分別、最高級的水晶並不會和酒產生什麼神奇化學作用、印在酒杯上的「Supreme」更加不會使酒更加好喝,而且有趣的是細長的 Flute 型香檳杯實際上未必是最好選擇,因為酒杯的空間窄小反而會限制了香氣和味道的發揮,唯一好處只是使香檳的氣泡維持得更長久、更好看。

那麼是不是要飲紅酒用紅酒杯、白酒用白酒杯、飲 DRC 又另一隻杯?英國殿堂級葡萄酒大師 Jancis Robinson 曾在 Youtube 一條影片中說過:「或者你會經常看到進行專業品酒時檯面上放著很多不同形狀、不同款式的酒杯……但實際上只要形狀設計得宜,一隻酒杯已經適合用於飲用所有葡萄酒。」 我是 100% 舉腳贊同。現在很多酒杯廠商推出一款叫「Universal」酒杯設計,好像是 Riedel Vinum Zinfandel、Zalto Denk'Art Universal、Lehmann Sommier Psyche 和 Zwiesel Pure White Wine Glass 我都認為是「Universal」名器,杯如其名,就是集百杯之大成、設計得適合飲用絕大部分的葡萄酒,包括香檳,所以你絕對沒有必要大灑金錢買一大堆酒杯去配襯每一款酒。

因此 Supreme 酒杯帶來的啟示是,如果你是追求潮牌、是 Supreme fans 或者想買件擺設,你可以放心去買;如果你只是想買一隻靚酒杯去歎靚酒,其實用三百至五百蚊已經可以買到很高質素的酒杯,而且精心挑選的話一兩隻杯已經足夠你飲遍全世界。

剛剛贏了大選,台灣很快又有另一次勝利:台灣南投威士忌酒廠的 OMAR Cask Strength Bourbon Cask Whisky Cask No. 11140840 被威士忌大師 Jim Murray 選為 2020 年 Whisky Bible The Single Cask Whisky of The Year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2020年台灣贏了
17 Jan 2020
整個系列只剩一款冇標明年份的竹鶴Pure Malt
watchesandwine
太好賣 3月尾三款「竹鶴」停售
14 Jan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