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1 Mar 2018

入場看鄭中基主演的電影,總會期待幾件事。第一,是有粗口的,事關《低俗喜劇》中的「暴龍哥」一角實在太深入民心;第二,一定是好笑的,畢竟他從影以來都是出演喜劇居多,相信Ronald對於這類題材也絕不陌生。而在《大樂師.為愛配樂》之中,的確一開場就「醒」幾句粗口為觀眾們提一提神,實在亦有不少笑位,但對Ronald來說,演出「張存勇」這個角色其實也一個新的嘗試。
「今次的演繹上是很Mellow(柔和)的,不誇張,很沉實的一個古惑仔——應該說是一個『半上岸』的古惑仔。難度就在於他是一個對聲音很敏感的古惑仔,我完全未聽過有這樣的人(笑)。跟導演談角色時我問他:那即係怎樣呢?他就:我不知呀,就是跟你說然後要你去想嘛(笑)。他(角色)其實是對音樂很執著的人,他覺得難聽那就是噪音。導演也跟我說:我知你演的時候一定會以歌手的身份去思考,但你不要這樣呀。連主題曲也不能這樣,那首歌不是鄭中基唱的,是張存勇唱的。」

導演之所以會有如此嚴謹的要求,是因為製作團隊都覺得主題曲《沒聽見的聲音》才是電影真正的中心。

「導演(馮志強)一開始跟我說想拍音樂電影,我以為是歌舞呀,有些對白要唱出來的那種。我說:很難拍的,香港人未必接受到。除了以前的粵語殘片之外都很少有了,(這些)只有任劍輝才做得來。然後我聽原著小說名《大樂師.為愛配樂》,我以為我真的做一個『大樂師』,指揮管弦樂的愛情故事——誰知他跟我說是做個綁匪(笑)。雖然真的拍得很辛苦,但拍的時候大家很想它成績很好。如果這部戲也成,我相信導演之後會有更瘋的題材。」

在戲中,音樂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能令人「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甚至能令那位「半上岸」的古惑仔早睡早起、戒煙戒辣,就是為了唱好首歌。現實生活中的Ronald固然與音樂分不開,但有否真正遇上過如此神奇的事?

「我覺得『人』和『音樂』其實是分不開的。有時音樂可以幫你找到一個你很有安全感的地方,有什麼不開心的、想逃避甚麼的,立馬戴上耳機,我不理外面發生什麼了,在自己的世界之中。所以音樂對我來說就是離不開,而且我覺得每個人都有首音樂是令你離不開,或者會令你感到很舒服的。」

「我有很多這類歌的,有一整個歌單,由中學開始、大學、出來工作,聽到好聽的放進去。有時心情不好,甚至寫歌突然寫不出,我就會開那個歌單出黎,然後隨機播放。一聽到那些歌,人又會冷靜點,又會想些其他的事,想下想下就可以回來想這件事。」

近年開演唱會叫好叫座、演戲又拿到最佳男主角提名,Ronald在歌、影的雙線發展都相當好,或者有人認為他應該投放更多時間在銀幕前工作,但其實他心裏面始終是偏心唱歌的。

「我想說沒偏心的(笑),但其實會的,如果可以選我都會做音樂先。就連很多時拍戲我跟導演第一樣談的都不是角色,是『有沒有主題曲的?有沒有插曲的?沒呀?…那角色在戲會不會都唱兩句歌?』(笑),純粹就是想多個機會做音樂。」

甚至對於金像獎的提名,Ronald也是偏好之前提名過但失落了的「最佳電影原創歌曲」,而非自己首次提名的「最佳男主角」。

「哪一年我忘了,但又是跟金培達(Peter)合作的,那時唱的是《老港正傳》的主題曲《星光伴我心》。那年我信心很大,以為會拿到的,誰知就沒了,所以覺得很對不起Peter,找別人唱會不會好一點?我覺得問題不是出在歌曲身上。今次入圍又是與Peter合作,所以很希望今次可以幫他拿這個獎回來。」

「因為我覺得這首歌真的很好聽,加上我一直都喜歡金培達寫出來的旋律。很簡單,但很容易記得,他也不會要你做很多很花巧的東西的,唱得好聽就可以了。而且(金像獎)不會一次入圍就成的,要幾次的,那這個(最佳電影原創歌曲)第二次了嘛(笑),所以我瞄著這個。」

Editor:魏文青

Video:Ivan、Sam @ MenClub

Photo:Sam @ MenClub

本週五一連三日年度「亞洲玩具展」TOYSOUL 2018啟動 各位熱愛玩具的大人,第五屆的《TOYSOUL亞洲玩具展2018》將會係週五(12/14)開始一連三日假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匯星(Star Hall)舉行。任何對不同比例的收藏人 ...
hobby
本週五一連三日年度「亞洲玩具展」TOYSOUL 2018啟動
13 Dec 2018
【銀河唯一】美國影視界將會Reboot咸蛋超人系列 美國跨媒體製作人Starlight Runner Entertainment已被東京的Tsuburaya Productions 委以重任將會於日本以外重建日本超人系列的新神話,其中包括可能開拍電視劇等 ...
hobby
【銀河唯一】美國影視界將會Reboot咸蛋超人系列
12 Dec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