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7 Dec 2018

現在的新聞,能放多久還能算「新」?多則一兩天,少則數小時,能說上兩三天的已經算是很轟動。不要說現在的人善忘,只是現在大家能夠接觸到、了解到的事情實在太多,時間、注意力與記憶力都分薄了,每件事的「重要程度」也就降低了。對演藝人來說這絕對不是好事,試想以前你出一首歌,可能就夠人談論個一兩星期,現在能被談論已經是難能可貴,藝人的存在感也就薄弱得多。所以要維持知名度與曝光,就只好不停出現在大眾的目光前「刷存在感」,舊人如此,新人就更是如此。

所以出道四年,平均每年只有一隻新歌的岑日珈絕對是個異類。最新的《Time  to go》更是橫跨了兩年才製作完成的新作,這個頻率再加上新人歌手本身要面對的困境,不要說讓事業更進一步,讓人記住你的名字實在也有點不足。那倒不是她很懶或者志不在此,這兩年她做了一樣很重要的事:養病。

「自己可能情緒上有點不舒服,弄到暴肥了很多,那我主力是走跳唱快歌路線,如果狀態很不Ready的話,那就吸引不到人家去看你跳舞,所以就要停一停。」

「我覺得那時是因為剛剛拍完一部電影,可能因為自己剛剛出道,很多事情鑽了牛角尖,當得出來的結果不是那麼理想,當票房不好時就會想下一套會不會沒有人找我,覺得我演得不好,不再給機會我呢?越想就越驚,越驚就越亂,情緒出了問題就狂吃東西,吃得很厲害,我最高峰的時候是一百三十多磅。」

休息兩年,平復心情、恢復身材之後,Angie拾起了兩年前錄到一半的「新」歌,把它完成再推出。新歌說的是一個女生覺得是時候完結一段關係時的心聲,「其實是說一段愛情去到很邊緣的階段,只是欠了某一個開口(說分手),大家都知道已經沒了感情和愛,可能只有軀殼在,得到你的軀殼又有甚麼用呢?原來你的心是沒有我的,那不如自己自己做一個選擇離開。」

「我自己也有一個同感,因為我也有經歷過。我記得錄的時候是回想到自己以前的一段回憶而哭了出來。是過去式了,但到現在還是放不下。」

「那段關係…是男方提出(分手)的。一直都很恩愛,當你覺得大家很恩愛,就不會懂得去掩飾自己,可能收了工,就把所有壓力發洩到對方身上,日積月累就可能會覺得見朋友還好過見他,因為朋友也會有虛假的一面。可以說是因了解而分開,但其實我不認同這句話,因為那段感情四年,如果是因了解而分開,頭一年你應該都了解透我了,何必要等到第四年呢?我情願你告訴我是有第二個,我會是一個很短暫的痛,但會復元。現在就像是你又沒錯,我又沒錯,完全沒一個原因解釋我們這段感情為甚麼沒了,就像最後畫不上一個句號似的,我覺得這是最痛最辛苦的。」

「那段感情其實我覺得學了很多事,覺得自己有很多做錯的地方,如果硬要比較的話是我的不對多於男方。在上一個男朋友身上錯的,我會儘量不在下一個男朋友身上再錯,希望自己真的可以成長,真的可以去關心男友,而不是男朋友來關心自己,因為女朋友的責任就是去關心男朋友。」

Time to go也不只適用於愛情,事業方面有時也有時限。翻看網上資料,Angie早前曾說過會給自己六年時間在音樂圈發展,成績滿意就會繼續做,不滿意就另謀出路。眨眼四年過去,其中有兩年還是處於休養當中,六年之限而是迎在眼前。「過去這四年我覺得自己很浪費,而且感覺自己現在才是真正出道,心態才比較正確,才是真正想做這行的心態。接下來兩年我會盡力去做好自己,拚搏回自己之前錯過的機會,自己一些不好的壞習慣也會全部改掉。」

「如果真的一點聲氣…或者連個天都告訴你不要做這行,那就自己去感覺吧…這兩年我也會努力做好自己。」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Henry Lam

Video: Casper、Tony @ MenClub

Hair: Ryan Ma @ Amour Salon

Styling: MR. BIG Children

Wardrobe: The Kooples、COS、MONKI、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Intimissimi、GU、H&M

聶風有云:「凡事太盡,緣份勢必早盡」,是告誡大家凡事都要留有三分轉圜空間,不要把自己及對方逼在一個沒有退路的位置,有人認為這是追求細水長流長做長有,奉為做人做事的金科玉律。但對吳海昕(Sofiee)來說,,而 ...
menclubgirl
愛到盡,去到盡 - Sofiee Ng 吳海昕
14 Dec 2018
厭世或者是種保護色,骨子裏的Hanna其實是個努力向上的大好青年。其實她也不是不笑的,只是看你有沒有機會看到她笑而已。
menclubgirl
厭世是種保護色 - Hanna Chan 陳漢娜
23 Nov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