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5 Sep 2020

四年幾前,我們訪問了當時23歲、剛剛從Model轉投演藝圈的樂宜。老實說,要訪問當時的她實在不容易,一來因為年紀尚輕又剛剛入行,能分享的故事本來就不多,更因為那時的她非常怕醜,只會一板一眼的回答問題。回看當年的訪問,由她親口中說出來的內容其實少之又少。

四年多後的今天,當日那個怕怕醜醜的小女生,已經是身經百戰的電音DJ,又是縱橫兩大電視台的綜藝主持;由當年的小小Model,變成現在IG都快30萬Followers的多功能女神,連說話的語調都自信得多。

「本身自己的性格是怕醜的,」樂宜以略帶「主持Tone」的聲音說,「當上DJ後又一直要面對很多人,無辦法,一定要不停說話;有時去見導演要介紹自己,拍攝時又要跟節目組溝通,逼著自己成長,話自然就多了,現在已經可以不停說話。」事實上樂宜在這幾年的發展的確十分豐富,「想做DJ,就是因為我都鍾意聽音樂,未有疫情之前,我會世界各地周圍飛,旅行之餘又可以打碟,外國的文化、音樂節始終跟香港不同,其實是好玩好多。」

她說好玩,你又不要以為佢去到只是在玩,「你要知道怎樣帶動現場氣氛,又不可以像碌木般站著,要令到大家玩得開心盡興。事前準備就是要聽好多歌,聽到喜歡的歌就要Save入電腦,然後排成…可能一個鐘的歌,將大家的氣氛由低帶到高。」

至於以她這個外貌,會否在夜場派對中吸引狂風浪蝶?「我覺得我負責的表演,觀眾們都會好High,全都會大叫,不叫都拍拍照。要說很失禮或過火的事,做了幾年又真的未遇過。可能好彩平時工作有保鏢,又有經理人旁住——有經理人在身邊就很安全的了。」我轉頭看看那位我認識好幾年的男經理人,嗯,我明。

「但在香港我比較喜歡拍綜藝,因為大家本來都只會在網上看到我,可能只能看到相,片也是我自己拍的那些『裝逼』片,不會看到我開口講話,但現在拍多了綜藝節目,大家就會知道,原來樂宜是個這樣的人,就會了解我多一點。」那透過綜藝,大家會了解到樂宜是個怎樣的人?大概就是個做咗三個煮食真人騷都還是不懂得煮食的人。「又係煮嘢食?係咪玩嘢呀?明知我不懂的嘛,我第一次參加《辣伙頭》第一集就已經著火,大家都知我頭幾個被淘汰,結果第二個節目又來。」她有點無奈的說,「但煮嘢食是幾好玩的,能夠看到你現場應急,有很多蝦碌可以看…但我都想試下其他(笑),想試下其他再搞笑點的事。」

甚麼?你說你只顧看她心口,沒有在看她煮甚麼?放心,我不怪你,而且樂宜本人也沒怪你,「我覺得我是DJ嘛,性感是代表我的其中一樣東西。節目組也有要求過我要有點噱頭、搶眼點,我帶衣服給他們選,他們也會選學生裝、扮下甚麼的,令節目更有討論性。雖然有人不喜歡,覺得太過火,但現在這個時代,穿得性感一點我覺得是沒問題的。」

結果造就她一個頗為巧妙的形象:DJ的外向貪玩、性感狂野;綜藝節目上的論盡大意、蝦碌可愛。她說這兩個其實都是她,畢竟DJ要帶動氣氛,不可能很靜的站著;這段時間DJ的工作大減,她就多在家陪貓,以及玩電腦,「我在準備自己的Youtube Channel,有時拍了一些片,正在學怎樣剪接。現在疫情期間不能去打碟,就改做網上直播,那我就要整理歌單,可能星期六就播給大家看。打機也有,平時放假都打幾個鐘頭,打到天黑架!」

又打機又執歌又剪片又盛,令到看似對捲髮器的理解多於處理器的樂宜,都對電腦有一定的要求。「部電腦一定要運作的好快,因為執歌可能以幾百隻、上千隻一路聽下去,如果中途Hang機斷了,就麻煩大了。打機也一定要快,你不夠快就會輸嘛!所以現在選電腦都會選一些可以支持到我執歌、打機的,那就最重要。」

例如我們今次拍攝借用到的電腦ROG Zephyrus Duo 15,不單止有最頂級的Intel Core i9處理器,又有GeForce RTX 2080 Super (MaxQ) 顯示卡,絕對就附合樂宜對電腦速度的要求。而且該電腦在鍵盤上方還有一個14吋的 4K Touch Mon,方便多工使用,執歌執相都可以同時進行!

說起打機,我記得早前有媒體訪問樂宜,問她現在喜不喜歡打機的男生,當時她的答案是「不喜歡」,但現在其實她本人也會打機,那好像也沒有不喜歡人家打機的理由吧?「我選男朋友,不是想他完全不打機,而是我想男朋友放假的時候會抽點時間陪你。就算他不打機,但如果他放假都不肯陪你的,那就不是個盡責的男朋友。所以不是針對打機,而是想身邊有個男朋友肯花時間陪自己。」

「我很喜歡拍照,經常都會拍靚相放上IG,打下卡之類。如果一個男朋友肯陪我周圍去不同的地方影下相。行下山,去下旅行,現在不能去旅行就去Cafe、打卡景點,我也覺得不錯。最緊要有靚相。」

「我又貪玩,又可以文靜,我需要的男朋友是好體貼的,可以諒解到我所有事。成熟我覺得也是很重要的要求,心情、情緒夠平穩我就覺得很好,他心情平穩的時候,他就知道女朋友想要些甚麼。」

除了DJ、綜藝,樂宜接下來也準備更多不同的新嘗試,「近來有談一些電影,其實之前都有拍幾套,但都因為疫情而未上映。之前都有試過舞台劇,我都幾想再嘗試一下,因為試過又覺得幾好玩。另外也會和一位香港名DJ合作造歌,因為我出道以來都未試過自己造一隻歌,之前雙人組合時就有試過,現在拆夥了,所以想個人造一隻歌給大家,而且我從未唱過歌,所以歌造好了就會自己唱!」

(完)

ROG Zephyrus Duo 15

Processor

Intel® Corei9-10980HK

OS

Windows 10 Pro

Graphics

NVIDIA® GeForce® RTX 2080 SUPER™ (Max-Q) 8GB GDDR6

Memory

32GB DDR4 3200MHz RAM

Storage

2 x 1TB M.2 NVMe PCIe 3.0 x4 SSD (Raid 0)

Display

15.6-inch 400nits 4K UHD IPS panel, 100% Adobe RGB, Pantone® Validated, G-SYNC™ with

14.1-inch (3840 x 1100) ROG ScreenPad Plus, multi-touchscreen

Wi-Fi

Intel® Wi-Fi 6 with Gig+ performance (802.11ax)

Accessories

ROG Ranger backpack, ROG Gladius II Gaming Mouse + ROG Eye + ROG Delta Headset + PD Charger Adaptor

Price

HK$44,998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Dave、Ivan、Casper @ MenClub

Hair & Makeup: Scarlett Yeung

Styling: Stephanie Wu

Wardrobe: Stylist's Own

Accesories: WOW Fashion Jewellery

Sponsored by : ASUS

2015年8月,我們訪問了當時剛剛重組的香港四人女子組合As One,而新加入的成員,就是今日的訪問對象Chloe 蘇皓兒。當年的她留著一頭黑色長直髮、怕怕醜醜地在整個訪問中只講了兩句話,恰如一個剛剛出道的21歲女生。 ...
menclubgirl
【MenClub Girl】唔好再講感情啦 - 蘇皓兒 Chloe So
21 Aug 2020
農曆三月,晚春時份桃花繽紛,故又稱「桃月」。來到現代,用「桃月」去形容三月份的話,人家不會覺得你浪漫,只會說你是作狀;但如果你說的是來自日本的寫真女星「桃月梨子 (桃月なしこ)」,人家才能感受到那股粉紅 ...
menclubgirl
【日本專訪】蜜桃成熟時 - 桃月梨子
03 Jul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