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9 Jul 2019
">

香港人對於「父幹」這兩個字是抱著一份非常複雜的情感,無父幹的人想有父幹卻看不過眼人家有父幹;有父幹的人享受父幹卻也很想證明自己沒靠父幹。父母的努力成果既是祝福,也是陰霾,籠罩著兒女往後的生活,影響著大家對他的評價。

而坐在我眼前的這位嬌小玲瓏的女生就是一個活在「父幹陰霾」之中的人。你可以用兩個身份介紹她,一個是「大台的演員王子涵 Dada」,另一個通俗一點而且明顯地更廣為人知的,是「王晶個女」,廣為人知到大家訪問Dada,其實也不是在問關於她本人的事,是問關於她爸爸的事。

「以前就真的很想大家問下『我』的事情,」Dada說,「但近年慢慢覺得,他(爸爸)就像你身體的一部分,是你的手、腳或頭,只是在大家會把這件事放大了,用我的說話來說就是我有隻手是長一點的,所以大家會問多一點關於這方面的問題——當然他也是我很尊敬的人——所以,我覺得很正常,大家隨便問。」

「我近來的想法是我未夠努力。爺爺(故.王天林)拿過亞洲最佳導演,爸爸拿過香港最高票房紀錄,我現在連收視紀錄也未有(笑),我真的不夠努力。我還是一個很新的演員,還需要很多的努力,才可以……也不要說追上他們,是做到一點成績出來,令大家留意到我是王子涵。不是只問我長一點的那隻手,問我整個人。」

加入大台後很多人都說Dada是靠父幹而得到演出機會,但平心而論,以王晶導演的影響力,如果真的有心要捧,Dada老早就當上了女一,根本用不著在大台日曬雨淋。「你會聽到有人說:『你爸爸真的很厲害,很多人尊敬他』,但當然也會有人說:『你爸爸那麼厲害,不用我幫你啦』。影響不算很大,總有人是很持平地看我的表現,去決定某些工作給不給我。」

你以為活在「王晶」和「王天林」兩個名字之下已經夠大壓力,Dada卻說她小時候的壓力其實是來自姐姐,「其實自小就已經有很大壓力,因為我和姐姐年紀上都差了一段距離,所以我很快就感覺到,嘩原來家裏有人是大學生、是碩士,成績很好,而偏偏我的讀書成績就很普通,所以我很早就知道自己在家裏是比較…落後的人。小時候又著實不太爭氣的…這兩年算是爭氣了一點點,希望之後可以再爭氣一點。」

爭氣的目的,其實只是想大家看到「王子涵」這個人,而不是「誰誰誰的女兒」這個身份,那麼「王子涵」到底又是個怎樣的人?除了大家從照片中可以看到的極好身形比例,還有一點真性情。「很多人認為真性情就是噼里啪啦很吵,一言不合就發火呀,但我會選擇先平心靜氣,或者找個地方發洩了,冷靜下來沒事發生過。也有很多人說我像個男生,有很不溫柔的一面,所以我現在也想學下怎樣當一個『女生』(笑)。」

「我很著重義氣,很願意去幫人,我也不求你會很感激我很多謝我,我只求你不要反過來對我衰。那我幫完你你還要嫌三嫌四,我就…(吸氣)…很觸及底線。我以前可能都還會反擊,但現在就算了,我學到的就是以後不會再幫你。」

同時Dada也是個充滿表演慾而且有點硬頸的人,「我小時候就已經接觸到這個花花世界,看到每一樣東西、每一個哥哥姐姐都很美——有哪個女生不想美呢?有表演慾的有哪個不想告訴位世界我懂表演、我表演是好看的?所以,對的,我硬頸的。」

「媽媽經常教我,每一件事都先想想自己有沒有錯。我真的會去想,如果我有錯的話,道不道歉是一回事(笑),但起碼我會先收聲;但如果我相信自己是沒錯的話,我會企得很硬。」

另一樣 Dada抱有堅定立場的,是感情事——不是堅定不移的相信愛情,相反,是不信。「我有時是很拒絕去相信(愛情)這回事,特別當我是這麼男仔頭,很多人知道我有交往對象都會笑我,終於有人要啦!為了避免這件事發生,我現在就算有心儀的對象我也不會讓人知道……但又很老實的說真的沒有(對象)。」

「我對著以前男朋友,也會有很溫柔的一面——當然也有超級大女人甚麼也要罵一餐的時候。但人也會長大的,到上一個男朋友,我也會想似返個…給他一些甜蜜的感覺,但可能上一任對這些事實在太沒反應了,到我很氣餒的時候我又原地踏步,變回很男生的女生。」

如果要我說「老豆是王晶」的最大壞處,大概就是談戀愛。試想想你跟Dada成了情侶,然後過年過節帶你回家見見父母,而大門打開後你看到的是王晶導演本尊,本身就已經是相當戲劇化的場面。

「其實我恨拍拖的,但我不敢去太主動,可能是我思想傳統一點,覺得會不太矜貴,又怕他會不珍惜。有時就是你行一步,我才行一步,到最後就不了了之。我覺得如果真的會被我家庭背景嚇走的男生,那你就走吧(笑)。如果真的喜歡我,你應該可以克服到一點困難來得到我嘛?但你連少少困難——在男生心目中未必是少少——但至少你應該先嘗試一下,如果連試也不試,那你就走吧!門口在那邊!」

 「我很想讓大家知道,我也是個很堅強的女生,我也很想可以獨當一面。當然觀眾也要透過電視電影才可認識得到我,所以我也很希望有導演監製看到我的內涵,看到我很願意配合去做到他們的要求。可能我學得比較慢,但我很肯學、很肯捱。我想你們叫得出我是王子涵,而不是誰誰誰的誰誰誰。」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Kay、Eman @ MenClub

Makeup: Makeup artiste Bubu

Hair: Samuel ng @ hair corner

Styling: Stephanie Wu

Wardrobe: Stylist’s Own

iframe width="700" height="394"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UHYrZhmd7cg"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
people
而立不惑知天命 - Patrick Tam 譚耀文
30 Sep 2019
不知道是香港人對慘情歌、失戀歌特別鍾情,還是AGA唱慘情歌特別有感覺,反正大家記得的作品都是失戀歌,搞到AGA就像失戀代言人似的。那,關於失戀的問題,她又能答幾多? ... ... ...
people
關於失戀的問題 – AGA江海珈
30 Aug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