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五花馬  
POSTED ON 01 Jan 2020

有人話「貧窮限制想像」,現在也可以說「單一市場限制想像」。當套用單一模式或者侍奉單一市場能夠簡單地獲得收益,很多人會選擇相信這個「單一」是「唯一」,而不是「單一」以外還有很多可能性,因此就會衍生出「無左依一個市場就死硬」的有趣說法。

法國波爾多 Bordeaux 葡萄酒可算是最懂得服侍單一市場的例子。90 年代開始波爾多酒逐漸走向商業化,其中一個原因是美國自 80 年代左右開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葡萄酒市場,而且當時國際知名、對市場最有影響力的葡萄酒評論家尤其是 Robert Parker 都是來自美國,他們的評分口味偏好味道濃郁、顏色較深、質感濃厚的葡萄酒,只要達到以上要求就很容易得到青睞,所以為了迎合這一部分人的口味,不少波爾多酒莊都作出改變。例子有 Chateau Pavie 和 Chateau Pontet Canet,都是在 90 年代開始投放更多資源、酒的風格亦有很大的轉變,然後便得到 Parker 的高分數,從此名利雙收。

另一個原因,就是大概十年前中國經濟近乎不真實地不斷飛升,加上作為主要港口的香港正式免除所有葡萄酒稅,使中國成為另一個充滿無限可能性的新市場。彷如「正宗葡萄酒」的波爾多葡萄酒自然成為這個新市場的主流。而且飲慣烈酒的中國口味很喜歡 Parker Style,不論價格攀升到如何不合理的水平,有著 Parker 高分數的酒永遠會有人接貨。種種原因,使波爾多只用心服務某部分人,波爾多葡萄酒自此走向單一模式,越來越單調。

可是最近幾年各個市場開始厭倦單調的 Parker 口味,有人質疑波爾多葡萄酒已經失去本身的特色、酒莊之間也根本沒有太大分別,同時波爾多葡萄酒價格普遍被炒賣到不太合理的水平,經濟表現較為疲累的歐洲區內銷已經進一步下降;然後中國新政權上位後展開打貪腐反奢侈行動、再加上人民幣表現疲弱,缺少中國市場接貨後,2018 年波爾多葡萄酒全球銷量已經急跌 15 % 以上,2019 年跌勢依然持續。長期單一化的波爾多葡萄酒適應不了急劇的環境轉變,正如香港滿街的藥房、人民幣找換店、名牌店和珠寶店,當挑戰來到,這種「單一市場」產物跟不上變化後很容易便曝露自身缺點、最後被淘汰。

周邊因素使單一金主不再科水並不是導致崩潰的主因,反而應該思考最基本的經濟原則:Diversification。集中服務單一市場導致過份依賴少數人並忽略整個大市場,就會造成一種「無左依一個市場就死硬」的假象,但事實是業務缺乏多樣性而使得承受風險以及分散風險的能力大大下降。如今中國未來經濟仍然不明朗、下年度美國又準備大大增加歐洲進口酒的酒稅,多年以來領先世界的波爾多,如同香港為大陸自由行急劇擴張的各種生意,究竟何去何從?實在值得反思。

上回講到「紅配紅、白配白」的襯酒迷思,食物顏色和酒液顏色是可供參考的標準,但不一定完全準確。或者新年留在家中諗下賀年食品襯乜酒,保持身體健康之餘,順便誠心感謝某國經常關照香港就更好。 ...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好酒過新年
24 Jan 2020
而餐桌上的酒如何配襯食物當然是非常重要且充滿學問,然而,最常聽到的「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甜酒配甜品」究竟是否 Food & Wine Pairing 的金科玉律?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紅配紅、白配白?
22 Jan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