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五花馬  
POSTED ON 06 Jan 2020

聯署在 2019 年為香港帶來許多話題和幫助,2020 年初亦開始有很多聯署出爐,而其中一個和香港運動沒有什麼關連,我卻依然收到不少參與這個聯署的邀請,原因是它關乎整個國際葡萄酒行業的未來。

上年幾乎所有世界大事都和美國大總統特朗普有關,這次也不例外。事緣美國有意在 2020 年增加酒稅,特別是針對法國葡萄酒,其中 Champagne 將會被徵收高達 100 % 的懲罰性關稅,即代表實施後,在美國購買一支 Champagne 將會比過往貴至少一倍。此舉激起不同人士的強烈反對,當然包括法國酒莊、葡萄酒供應商以及消費者們,同時世界知名的一眾美國葡萄酒專家和酒評家同樣對此表示不支持,因此就引發這次的酒界國際大聯署。

有人揣測美國是為了振興美國酒,希望本土消費者少飲來佬貨、並多多支持自家製葡萄酒(特朗普自己都在美國擁有酒莊),不過事實上這次徵稅是一個強硬的政治手段,目的是回應兼反制法國在 2019 年提出的數碼稅。法國想針對越來越多科網企業在較低稅率國家設立總部避交重稅,上年七月通過向科網公司徵收 3 % 數碼稅,對於美國矽谷眾多科網巨頭例如 Apple、Google 等等來說無疑會是一個重擊,所以侵侵表示,唔好意思科,技稅要收也只會是美國自己去收、或者等到全球劃一性的國際科技稅推出後再收。於是決定瞄準法國經濟命脈 - 葡萄酒 Still Wine 以及香檳 Champagne 作出反擊。

如果是美國以外的國家增加葡萄酒稅,或者都不會帶來如此大的影響力,但要知道截至 2018 年,美國國內的年均葡萄酒消耗量是每年不斷上升,總額是 8 億加侖,1 加侖大概等於 5 支正常 750 ml 葡萄酒,即是一年消耗 40 億支葡萄酒,佔去全球消耗總量 15 %(全球第一)。而氣泡酒包含香檳的每年消耗量是超過 2000 萬箱,一箱 12 支 750 ml,即至少 2.4 億支以上。這一堆數字有幾誇張?近幾年的調查顯示,Dom Perignon 是家庭月入 4000 美元或以上的美國家庭,在「所有氣泡酒」最常喝的品牌,佔總數的 36 %,所以保守估計假設美國約三成的氣泡酒消耗量中是 Champagne,已經是全部 Champagne 一年生產量的 25 % 以上。試想像,賣出這堆價值超過 3 億美元的香檳前已經要先交 100 % 稅會帶來什麼後果?

出於友誼,我都會幫一下酒莊朋友們簽一簽這個聯署,不過歸根究底,這次加稅風波絕非如此簡單,一個簡單聯署一定不可能讓侵侵退縮,搵馬克龍諗諗辦法或者反而更加有效。若果美國新葡萄酒稅真的成功通過,所帶來的影響絕對不是賣少幾支酒如此簡單,甚至會重創幾個歐洲國家多年來的經濟支柱,所以話,千萬唔好睇少一杯酒的威力。

上回講到「紅配紅、白配白」的襯酒迷思,食物顏色和酒液顏色是可供參考的標準,但不一定完全準確。或者新年留在家中諗下賀年食品襯乜酒,保持身體健康之餘,順便誠心感謝某國經常關照香港就更好。 ...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好酒過新年
24 Jan 2020
而餐桌上的酒如何配襯食物當然是非常重要且充滿學問,然而,最常聽到的「紅酒配紅肉、白酒配白肉、甜酒配甜品」究竟是否 Food & Wine Pairing 的金科玉律? ...
watchesandwine
五花馬 - 紅配紅、白配白?
22 Jan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