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五花馬  
POSTED ON 22 May 2020

近日心情沉重、靈感欠奉,都不知道怎樣寫酒、去叫大家飲多杯。五花馬本來應該是只寫酒、只喝酒,最大願望向來是不問世事、但求一醉,只不過我生於斯長於斯的家鄉面臨大是大非、重大危難,即使是一介酒徒亦不可置身事外,希望藉著有人捧下場,就嘗試寫多幾句有關社會現況的事,心裡都好過一點吧?

如今,在或者是香港仍然屬於香港的最後一刻,我想寫一次和酒沒有太大關係的,若然過份累贅,還請見諒,好嗎?

我是 90 後,97 回歸對於我是模糊得近乎毫無印象,當年七一大遊行亦僅限於知道有很多人上街、最後逼得某人突發腳痛辭任。對於我,何謂「家」何謂「國」算是小學高年級才成形,當時所形成的是「紅」到不得了的感情,可能當年的我就是國民教育最成功的模板之一,再加上中國登月、08 奧運等等,中小學是幾天就升一次國旗唱一次國歌,我靠著文筆稍為通順而得到的作文比賽獎項中更有不少是寫愛國、讚美國家。現在回看,好笑吧?

「五花馬」出處是李白的《將進酒》:「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意思是我愛酒、愛得願意連自己也拿出去交換一杯好酒。我並不是對中華文化一無所知,亦有修讀中史,雖然學業無成,但我至少了解到真實、學懂分析,我開始質疑過往自己的「愛國情操」。早在國教、兩傘之前,我已經幾乎 180 度大轉變,我經常問自己的一句是「我愛國家,國家愛我嗎?」一個得到國家主權的政黨在短短二三十年內害得上億國民喪命或者流離失所,到 90 年代後彷彿懂得沉澱、反思,高呼一句「改革開放」後蓬勃崛起,但依舊不容人民享有「共和」、「選擇」和「自由」,今日香港,我出生成長之地則慘遭政權暴力所催殘。23 年來粉飾出來的「太平盛世」是好的嗎?是值得高興嗎?

正如愛酒之人發現自己所愛的酒有一天放棄本身風格甚至品質變差了,我相信他會比其他人更痛心疾首,他會比任何人更落力批評。他不愛那款酒了嗎?他是比任何人更愛,所以才批評、希望它可以變得更好,但若果酒莊面對意見,非但不接受不改善、更要變本加厲,不容他人非議,那位愛酒之人還有其他選擇嗎?唯有黯然轉身離開,另覓好酒。它都不愛我,我還要愛它嗎?盲目地讚美就是愛嗎?還是恐懼抑或逃避現實?

我被不少人批評我不愛國、不理性、偏激,但我相信人總是會有良知的,和喝酒一樣,好的酒最後總會被人認同是好、差的酒總會被人唾棄,只要知道歷史知道事實,不論接受怎樣的洗禮都會像我一樣黯然回首、發現事實。其他人只是不想知道、不要知道,不想被人知道他們知道但他們仍然選擇這樣過活,在此我祝福他們。

歷史見證過許多曾經不知名的酒莊在見識世界之大後,奮力追上大酒莊的水平,這一份精神實在值得敬佩,因為若果永遠將自己困於圍牆之內,不接受意見不接受挑戰,又怎會有進步,怎會知道自己真正的極限?我喝過中國寧夏葡萄酒,我驚嘆它們的潛力和欣賞它們的特色,但我真的不知道在我有生之年,我能見證它走出去嗎?

問了如此多問句,最後都不問了,和開首一樣,來個句點吧。法國波爾多列級酒莊排名的靈魂,就是位列第一的五大列級酒莊,正是「五大酒莊,缺一不可」,我們香港、香港人,亦有自己這個時代的五大。藉著這可能是五花馬最後的悲鳴,一直想感謝各位的支持,奢望有朝我們相見於江湖或街頭,能夠痛快對飲,那時候的香港依然容許我們一醉吐真言。

香港人,加油。

結合旗下Carrera及Montreal兩款經典計時腕錶,推出以下嘅Carrera 160週年 Montreal 限量版。
watchesandwine
【腕錶】Tag Heuer Carrera 160週年 Montreal 限量版
30 Jul 2020
眼花瞭亂
watchesandwine
【腕錶】高質相宜 TUDOR Royal 9款錶面4種大小
27 Jul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