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小雲 圖:MenClub
POSTED ON 07 Mar 2018

自卑-自信-自大,三個我們經常遊走的精神狀態,失衡很簡單,平衡很難。一向在大氣電波聽到余迪偉明亮的聲線,直到訪問當天見到真人,散發著明亮自信的感覺,而那份自信,是很真實很自然的。

即使現在的他看起來是如此自信開朗,但也有過一個必經過程,就是「瘀」。

「自信這回事,不能夠教也不能學,這件事需要慢慢建立的,要不斷嘗試不斷失敗,不斷瘀皮過的時候,你自然會成長。在我一二年班的時候,我不知道什麼是瘀,老師要我們去歌唱或者演講比賽,我第一個就會舉手參加,我絕對不是一個風頭躉,我只是志在參與,我十分喜歡表演。直到我四年級,當時有同學說「又係嗰個嘢出嚟啦」我才體驗到什麼是瘀。」

 

 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單純志在參與的心,原來都會換來噓聲。

「由我認識什麼是瘀之後,我就不當這是什麼一回事。 剛剛到外國讀書的時候,覺得自己英文不好,所以我很喜歡上英文堂,在英國文學科的時候會勇於發表意見,有一日Professor上課問我,『你來至哪個地方?』 我說來自香港,他驚訝地說Are you sure? 」

原來是因為Professor表示他教了十多年這堂課,都沒有香港學生會這樣勇於發言。

「我才感覺到,原來香港有一個瘀的文化,是叫你什麼都不要做。所以如果想要有自信,首先不要怕瘀,瘀係應該承受

一說起余迪偉,大家就可能會想起商台903 DJ,除了電台主持之外,還做過話劇演員、電視綜藝節目主持及作者,早年更拍住凱光開過Talk show。還未夠,今年他說要做一場「One-man Show」。 

「今次這個Show名為 《余迪偉 一支弓》,這個名字構思了很久,因為想有別於坊間的Talk show 或者是Stand-up comedy。我想做一個One-man show就如一個劇場,它不是一個Talk show,可能我會一人分演很多個角色 加上載歌載舞的元素從而帶出不同的故事。」

這個「One-man Show」英文名叫Salute to a Little Boy,是因為余迪偉由小時候講起。

「我哋經歷過很多其他國家同齡的人沒有經歷過的事情,尤其是在小時候在六年級或者中學之後,朋友們邊一個去澳洲、一個就去加拿大、一個去美國讀書或者移民等等......我外國的朋友從來沒有這些經歷。」

「這些轉變究竟對我們來說對這一代來說,是一件怎樣的事情?而余迪偉在這些事情上,又有什麼看法?又會怎樣面對?面對過後是好還是壞呢?這件事是我接觸過這麼多媒體中,大家是沒有看過這面的余迪偉,我肯定大家會得到很多共鳴和感動!」

    
「至於嘉賓方面,我要很多朋友造就我才能成為今日的余迪偉,所以我打給很多不同的朋友 叫他們來幫忙。至於DO姐,九點半便要上床睡覺,到時候show也還未完。她會不會來呢?我十分希望她會到場,我怎樣也會令她跟我合作做些事情。」

Hair-Winky Wong@The Attic

make up-Echo Wong

Wardrobe -Wagamamaplayground

Location- Secret 9

  

余迪偉《一支弓》棟篤笑

香港演藝學院 賽馬會演藝劇院 

2018年4月6日 ‑ 7日 下午8時 ‑ 10時 

2018年4月8日 下午3時 ‑ 5時

譚校長:除了工作就係踢波 能夠有機會和大忙的譚校長譚詠麟做訪問,吹吹水,自然就知道校長未言退休,除了週週有波踢,仲期期有碟出,譚校長又有新的廣東大碟推出啦!打開維基睇一睇校長的威水史,第一張的粵語 ...
people
譚校長:除了《音樂大本型》工作閒來就係踢波
16 Nov 2018
「有一個造型是在泡泡浴裏拍的,沒有穿衣服,我又很輪盡的踩到去水的那個掣,水位就一路跌,再放水,我又再踩到,如是者我踩到三次,整支泡泡都用光了,到最後有些照片是走光了的,所以放不進寫真集。」 ... ... ...
people
首選 - Miko Wong 黃潔琪
26 Oct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