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摯樂  圖:MenClub
POSTED ON 11 Sep 2018
Busking 追尋「不枉」音樂夢-沈震軒莫凱謙享樂團

這天,相約了沈震軒、享樂團samuel和旨呈,還有莫凱謙和Rex進行訪問。這個組合組成有點奇怪,有我們熟悉的藝人兼音樂人沈震軒,有當年殘酷一叮一戰成名的唱作歌手莫凱謙,有本地band壇的享樂團,還有一位是較少人認識的音樂界的弦樂手Rex。我確實想知道何以有這樣的組合構成全新作品。答案是喜歡音樂加上機緣巧合就是連結呢班友的大纜,而他們看來真的很喜歡演出音樂,訪問中聽到超過三次,「係咪來料要玩音樂」,我地okay呀…..就馬上預備樂器即時準備唱歌。也許正是喜歡音樂,讓他們走在一起。其實現今網絡和社會生態,音樂愈變愈廉價,要聽人唱歌演出好像好輕易,各大平台彈指間就有即時直播演出,反而要讓人理解歌者背後的思想,探討心中的那一團火機會更加難得。

 

訪問剛開始正好想問問這班音樂人近一年經常通街Busking的前因後果。在訪問前一週適逢各大媒體發放沈震軒銅鑼灣時代廣場Busking被驅趕的新聞,我還未主動提Busking,他們就先發制人開始講起Busking這話題。

係現今比較少演出的機會情況,我們就希望可以去多點唔同地方將我們自己想唱的音樂分享更加多,所以我們會選擇以Busking的形式週圍去唔同地方演唱

對音樂者而言Busking就是不需要一個大舞台都可以表演,可以在街上想玩就玩 甚至乎在band房自己想夾就夾。」一講到Busking沈震軒和莫凱謙兩個就特別顯得精神。

其實Busking 對於我們來說最好玩在於好多事都很即時,人與人之間距離好近 ,我們和觀眾好近。這是很多時大舞台未必會比到我們的一個享受 ;而且busking對我們來說是一種鍛煉 我們會經歷好多意想不到的狀況例如你的amp忽然無聲(插口:落雨啦!)警察叔叔來和你交談等等

正正就一年的Busking的經驗,讓這班友人得以總結紀錄,寫隻歌出來「其實最初一起夾時無想過會做出一首歌 只純粹想到既然享樂團有自己的歌 謙謙有自己的歌 我也有自己的歌 不如我們就夾在一起玩給大家聽

我地開頭寫時和兄弟講好不如寫這樣訊息 最後好高興真的將要講的畫面呈現出來,這個故事就是想在我們的歌內講出來-喜歡一樣事情就不應驚任何野,就係憑著Not afraid any more如果我想做就要做比人睇,你的火你的熱誠可能會帶到你好遠 首先做的是-好像我們的歌『不枉』一樣想去玩就去玩

追夢似乎是這一班友玩音樂的核心;也許就是這個夢;呢團火引導出這一切。筆者感到一點感動的是呢班友仔相比起青春少年的追求,多了一點踏實和一份成熟睿智,他們很明白市場的實況卻又很願意付出自己,讓自己被音樂的火引導而行。

「有一個造型是在泡泡浴裏拍的,沒有穿衣服,我又很輪盡的踩到去水的那個掣,水位就一路跌,再放水,我又再踩到,如是者我踩到三次,整支泡泡都用光了,到最後有些照片是走光了的,所以放不進寫真集。」 ... ... ...
people
首選 - Miko Wong 黃潔琪
26 Oct 2018
『做人就要羅鈞滿--大台解約也不驚』 訪問羅鈞滿自然是因為近期羅氏進軍飲食界學人開甜品鋪曝光,又重現江湖。尤記得一句『做人別太羅鈞滿』深深印入網民包括小編的心中,過了兩年時間,到底呢位被大台解約的黑 ...
people
『做人就要羅鈞滿--大台解約也不驚』
22 Oct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