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3 Jul 2019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同年10月7日,一部由陳果執導、劉德華當監製、成本五十萬、只有五個工作人員、用過期菲林拍的電影上畫,其名為《香港製造》,男主角是當年22歲、中學只讀到中二、最後成為第十三屆(1998年)金像獎最佳新人的「屋邨仔」李璨琛。

「廿多年你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都佔了我人生一半的時間,現在回想時間真的過得很快,不經不覺原來已經在這圈中做了這麼長的時間。」這廿年時間中,香港人經歷過各種困難,03年沙士、08年金融海嘯都深深地影響了我們的人生。翻看Sam的電影履歷,就會發現他也是在這些年份過後產量大減。

「相比起以前,我(電影)產量是少了很多。初行時一年也有十部八部戲,最高峰可能有十多部,但沒辦法,現在的市場大家也看得見,一年可能得幾十部(港產)電影——我不敢說是走下坡,但可能模式各樣都不同了,現在電話、電腦一個掣甚麼都看得到,我們也要迎合市場、世界轉變,適當的時候要做些適當、或者不同的事。」

「我們這一行其實是散工,有人搵你就開工,沒人搵你就等,我們也知道這行的性質和玩法是這樣,也沒有太擔心,『久不久就會有人搵我的啦』,因為一直都是這樣。但當時是頗長的一段時間在等,等了都有大半年,等到人都沒方向了,於是就打算一下除了演戲還可以做甚麼。」剛巧當時遇上曾經一起在BFD Skating當兼職的Frankie,二人成為拍檔成立「Subcrew」,成為Sam在等戲拍時的寄託。後來也和LMF夾過Band,又因為興趣而當上了DJ,最後反而DJ才是他目前最主要的「職業」。

「其實如果有人搵我拍,角色適合,有發揮空間的話,我都會抽時間去拍的,只是因為有其他寄託,所以可能在劇本、角色上的選擇就會多一點空間。大家印象中我演很多警察、古惑仔類型的角色,會不會有多點空間去做不同一點的東西呢?我不想再局限於某個框框中,都是做同樣的事。」

或者是Sam與小本製作特別有緣,在相對低調的幾年後,他遇上了由香港電影發展局撥款、製作成本僅為325萬的《淪落人》,憑戲中非常踏實的「張輝」,在1998年《去了煙花特別多》的20年後,再一次提名香港金像獎男配角。「真的很快,咁就二十年…但也很開心,證明到自己還在這個圈子入面,沒被淘汰出去,因為當你沒甚麼新的作品,也沒有甚麼讓觀眾看到的時候,感覺上自己就像從這個圈子中消失了似的。你說拿不拿獎我覺得不是重點,反而我很想和其餘四位男配角的候選人,真真正正合作一部戲。因為他們四位(黃德斌、潘燦良、廖啟智、袁富華)都分別合作過,但四個都沒跟我合作過,但一個頒獎禮令我們坐在一起,所以我就有合作的)想法。」

近年涉獵幕後的Sam除了有份主演,亦會是電影的監製,而目前已經獲得袁富華和黃德斌首肯,更找來應屆影后曾美慧孜參演,「我在戲中的角色也是一個監製,這部戲是說電影圈的血淚史、辛酸史,這個『監製』是有別於我之前的角色,是很貪錢的,甚麼都是錢行先,跟我現實做的事是很不同。想說的是人做任何事都有初心,究竟這個監製為甚麼會行了另一條路呢?其實他自己都迷失了,原來他忘記了自己的初心,繼而決定再辛苦都要完成這件事。是笑中有淚的一部戲。」

或者你會覺得眼前的Sam比印象中的他要沉穩得多,事實上他自己也覺得近一年來自己的想法跟已經有很大的不同,原因是他目前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或者說女嬰——女兒李元元。

「跟太太拍拖多年,雖說結了婚,但感覺還是跟拍拖沒太大差別,始終是二人世界。但屋企多件嘢走來走去的時候,你現在是爸爸了,就希望可以做個好榜樣。以前我是不做運動的,『做乜鬼運動呀咁鬼Fit?』,但當你一動起來就知道原來不Fit的!動兩下就喘哂氣。」

「首先大家都知《特警新人類》會拍第三集,我接下來的劇集也有動作戲的,如果現在都不做好準備,到拍的時候,一會很易受傷,二就可能會影響進度,跑兩下『喘…唔好意思飲啖水先』,都醜啦!所以我跟自己說,不論拍不拍得成,自己先要準備好。也有得著的,你和小朋友玩的時候,抱她不費力呀?抱一陣真的手也麻了,廿多磅呀大佬!做了運動就可以和她玩久一點,抱高呀甚麼的。對工作也好,自己也都是好事來的。」

是的,二十年過去了,連當年「瘦到條柴咁」的李璨琛也要做運動減肥,一切都已經變了,而這種變,我們稱之為「成長」。

「剛才我們拍照你應該也看得出,其實拍出來的感覺已經頗不同。以前拍照,是帶著一種死『o靚』仔、街童似的感覺,是這廿多年來的經歷令自己成長了。人們說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我說戲不如人生,有時人生中遇到的事,如果是電影情節你會說『咁橋呀?』就是咁橋,偏偏就是讓你遇到,那你怎辦呀?雖說演員是我的工作,但我覺得我在戲外遇到的事情,更加精彩!」

「李璨琛由出道到現在給人的形象都是玩世不恭、死o靚仔,有些人直情覺得我是古惑仔。但我真的喜歡那種文化,我喜歡紋身、音樂,我小時候就是做這些嘛!我踩板的時候聽Hip Hop、我去Fever跳Running,我是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嘛,到我長大了一樣喜歡這些,有甚麼出奇呢?就是因為我以前喜歡這些,才令我有自己的品牌,繼續用那個精神、想法去做。你問我有沒有後悔,我沒有後悔——但醉駕呢,是有後悔的。」

「上年醉駕,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我承受、面對的事就很不一樣,加上那段時間是小朋友剛出生,是令我幾大反思的一件事。好彩這次我沒影響到其他人,所以我覺得是個天告訴我,是要改變的時候。」

「我都算是幾傳奇的人呀?讀到中一、二,然後出來做水電、踩板,被陳果找我拍《香港製造》,由那個圈子跳進這樣的一個世界做演員喎!在這個過程中我也承受了很多事,有得也有失。得到的,這個工作令我眼界大開,咁大個仔都未試過出門,第一次拿護照出門就飛去瑞士,跟陳果去參加盧卡諾電影節。那時最多都是拿回鄉證回大陸,有幾可拿護照坐飛機?」

「失的,可能是以前一班很要好的朋友沒了,但多了班新的朋友出現。在這個過過程中你會學到的,是有哪些朋友要珍惜,有哪些普普通通就好。我也很慶幸在這段時間,大部份朋友對我都是幾真心、真誠,偶爾都會出現些不是自己想發生的事,但你的人生遇上了都要硬食的了,都是一種經歷,令自己成長的部份。」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Kay、Eman@ MenClub

Makeup: Katrina CM

Hair: Ryan Ma @ Amour Salon

Styling: Chris @ MenClub

Wardrobe: Fendi, Soloist, Belafonte, A Bathing Ape, Factory 900, Converse, Hamilton

現今網絡發達,想成為一位插畫家話都無咁易,只要你有一個帳號就可以隨意將你嘅作品分享到不同嘅社交平台。不過係眾多嘅帳號中要突圍而岀,並唔係一件易事。而韓國藝術家 Soo Min Kim 就係一個成功嘅例子。 ...
people
【咖啡紙杯的第二生命】專訪二次創作藝術家Soo Min Kim
28 Jun 2019
有一種女明星「分類」叫「Girl Crush」,即是擁有自信形象(多數帶著性感),鏡頭前後都能做自己,讓女生們都愛上的女明星,例如韓國的泫雅、「神奇女俠」Gal Gadot等,都是Girl Crush的好例子。而如果要在香港找一個G ...
people
藝人的拍拖生活 - Cheronna Ng 吳嘉熙
14 Jun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