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6 Dec 2019

7年前的某一天,15歲的周庭填好「學民思潮」的義工報名表,大概沒有想過在接下來的七年時間,自己會由學校走上街頭,又由香港走到上國際的講台;由一個性格內向、喜歡動漫的中學生,變成一個出現在報紙頭版的「政治人物」,甚至是在國際社會為港人發聲的意見領袖。香港人大概也習慣了看她在鏡頭前,嚴肅地討論一些我們其實不太了解的事,承受著我們不了解的壓力,而忘記了她其實只是個22歲的小女生。

「隨住知名度越來越高,越來越多人在街上認得你,那當然是有壓力,需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有甚麼可以做、有甚麼不可以講。」儘管Roll機前一刻我們談論的是韓國女團Twice的那一首歌最好聽,訪問開始後的周庭立時進入「認真Mode」,說話的語調、手勢甚至咬字都有明顯差別。「在社會的變革當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而無論是哪一個崗位,都會有那一個崗位才感受到的壓力。我不會說我覺得特別大壓力,既然選擇了這個崗位,就要——好似好老土(笑)——努力地做下去。」

但說到底,周庭,以至任何一個為社會出力的,都只是很普通的正常人,「我還是會懶、會好想Hea,好想瞓覺、好想打機。」分別就在於,真正的懶人如我,懶了就很有可能一懶不起;但如周庭,懶到某個地步,她就會把自己拉起來,「政治工作不是為了自己的未來,而是為了社會當中受苦、被剝削的朋友。當你想到他們,就會覺得自己不應該Hea,要努力一點;當你發現你在做的事,是會令社會有點變化,你就自然會覺得,雖然我好眼瞓,但我都要繼續做下去。」

「大家都識得講,香港有很多不公義、不公平的事,而在這些不公義之下,可能真的有成千上萬的人是因而受苦。當有一個人願意做更加多,可能他們的生活會有變化,可能政府的取態會有不同,誰都說不上——當然一個人是完全不夠的。」

「你問我有沒有因為太辛苦,或者太大壓力而放棄…」周庭低頭沉默了幾秒,「…以前學民思潮的時期是有的。」根據維基百科,2014年10月正值「雨傘革命」之時,周庭因「極大壓力,感到徬徨及疲倦」而辭任學思發言人一職,「那時很多壓力都是自己第一次面對,不只是公眾對於公眾人物的期望或者知名度上的壓力,而是…大家都知我們對抗的政府是幾可怕的,他們也會用很多揦鮓的招數,像岑子杰可以被幪面人公然用刀斬,是真的恐怖。」雖然氣餒,卻沒放棄,背後還是「責任」這兩個字,「做到這一步,我的崗位已經沒人可以取代到——每一個人的崗位也很難找人去取代,那就繼續做下去,而且是有意義的事嘛。」

正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也有政治,只是過去幾廿年我們很「幸運」地能夠把頭埋在沙子下專心搵食,把「政治」這個責交給周庭、交給議員,甚至交給所謂的學者及記者。經過這半年,大家應該都學到只要一起行多步盡做,就已經可以改變很多我們以前認為沒法改變的事。事實上當日的周庭也是行多步報名成為「學民」的義工,才有了這七年的「奇遇」。「我也會經常想像,如果我沒加入學民思潮、或者後來沒加入香港眾志,我的人生會怎樣呢?也很難想像。就是加入學民,認識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對政治產生興趣,想在大學學得更多,才會那麼勤力,在DSE考到一個入到大學的成績,所有事都是一連串的。就是當日去填那份報名表的勇氣,改變了我人生的方向。」

周庭以「完全不像一個人在青春期渡過的生活」來形容過去的七年,但她亦提醒我們香港並非只有她一個人在努力,「前線有很多朋友真的很年輕,中學生、剛剛入大學,他們也在過一個與別不同的暑假、青少年。」諷刺的是,早年經常有人批評教育制度失敗,教出一班可能背得出很多公式,卻連香蕉皮是黃色都不知道的年輕人;到今時今日卻是同一班年輕人以身作則,拉著我們這群「大人」向更好的未來前進,「固然香港的社會制度非常為人垢病,但香港的年輕朋友卻沒有被這些制度束縛,反而是見到香港問題所在,想去改變社會。」

12月3日是周庭的23歲生日,來年亦是她大學畢業的一年,正常來說她最應該要煩的,是畢業之後的出路。但周庭對於香港未來能夠侃侃而談,說到自己的未來時卻猶豫了好一會兒,「當然大家最大的夢想就是光復香港,香港有民主。但對於我自己,周庭未來想變成一個怎樣的人…我其實沒怎麼思考過、整理過自己的思緒……」躊躇良久,她終於說道,「真的很個人的話,就是想試多點不同的工作,在不同的方面都想試多點。例如今天拍照,都會想試不同的類型、髮型、妝容;也想試試不同的運動,雖然我是運動白痴,大家有看MV(阮民安的《煲底之約》)都知我的步姿有多麼的醜(笑)。可能我有一點三分鐘熱度,但總想嘗試不同東西的人。」

「尤其對於投身政治工作的人,我們的未來會怎樣,是在於香港的未來會怎樣。舉個例,我去年參選立法會,如果香港是一個很民主的地方,可能我已經在做立法會議員,但在現在的香港,我被人DQ了,就要再想有哪個方向適合我發展……算是一個我沒去想自己將來的藉口吧?香港的未來不好,我的未來也不會好(笑)。」

「假設香港未來變成一個民主的地方也好,我覺得自己不只是想,也有責任去做政治的工作。一來是自己的經驗理應可以『貢獻』這個民主之地;二來不論多民主的地方也好,一定會有好多問題,同樣都需要有人做政治工作、改革社會。」

「但我也想發展下其他興趣。例如昨天我與一些日本朋友見面,他們就說我幾年前去日本的時候,買的手信基本上都是動漫週邊、宅物,但這兩年看你買的都是化妝品了(笑),所以人是會改變的。我好難想像未來的周庭會是怎樣的,但我相信不會機械式的只做政治或社運的工作。」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Casper、Dave @ MenClub

MakeUp: Shirley Mak

Hair: Ryan Ma @ Amour Salon

Styling: MR. BIG Children

Wardrobe: Coach、THE KOOPLES、CLUB MONACO、MONKI

「你可能覺得我好誇張,但我有想過想如果個世界,Touch wood,真的打仗——其實都接近的了 (笑)——如果我還在電台的崗位,第一時間我當然會跟家人說,你們要安全,但你不要怪我做一件愚蠢的事,我會第一時間返電台 ...
people
Love Is All You Need - 細So 蘇耀宗
17 Jun 2020
曾幾何時,她是一代性感尤物,高傲、冷艷、銷魂、嫵媚集於一身,擁有近乎完美的標準身材,情挑劉德華、肉搏郭富城以及「制服誘惑」,總令男人有點衝動,但又不敢輕舉妄動。 ...
people
玄火 - 性感高材生 林熙蕾
10 Ap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