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7 Jun 2020

曾幾何時我逢星期一到五晚聽吳君如與杜汶澤主持的《嘩嘩嘩打到黎》,星期六聽森美、細So、Leo、Marco主持的《森美移動》,即是一連六晚都聽著收音機睡,有時聽完都睡不著連《一切從音樂開始》都不放過。後來《嘩》與《森》兩個節目先後完結,兩個節目總共六個主持也走了四個,最後還在電台開咪的,只剩森美與細So,亦是到這個時期,我才知道原來那個把聲很好聽,森美大哥經常說他又高又靚仔的細So,其實是主力做電台的音樂節目。

Wardrobe:Paul Smith Suit

細個偷老豆黑膠聽」

音樂對細So來說,是從小就出現於生命中的東西。「我小時會偷偷地拿我阿爸和阿哥的黑膠碟,襯他們不在家的時放上黑膠唱盤,聽的是《Smoke Gets In Your Eyes》、《Green Green Grass Of Home》。就像所有人兒時都會偷阿爸阿媽的東西來玩,我就偷他們的黑膠碟。好像突進入了一個很私人、很自的空入面。」上學後拿起結他與同學夾Band,聽「霸道」的Nat King Cole溫書,「長大了第一份工就是入電台,按一首歌出來,整個香港都會一起聽,又變得重要;生了小朋友,你給他們唱歌,他們又會瞪大對眼望住你,未懂說話但可能手指會跟著拍子動,你就知道音樂跟自己…跟每一個人都是分不開的。」

「對我來說音樂的吸引力是,就算你有幾叻的說話技巧、文字寫得多好,未必可以製造到一個如此浪漫的空間,那麼快就與人有共鳴、有溝通,但音樂就是這個橋樑。對我來說音樂最Magic的,是我當時還在電台播歌給大家聽的時候,突然會收到Message也好,以前的ForumEmail也好,說在同一刻聽到同一首歌,我明白你的想法,你也好像很明白我的想法。明明大家很陌生,但那一剎那就接上了。正是這個魔力,令我覺得音,在我的生命上,有個如此重要的角。」

「No Life No Music」

聽起來,這個「Magic」好像全是音樂的功勞吧?但在那一刻,了解到城市中氣氛情感,再在億億萬萬首歌出找出一首你我他聽完都有感覺的歌,這個就是DJ們的厲害之處。「其實到今時今日,我還有和電台的舊同事聊天。就昨天,我們聊到節目中說的話、選的音樂。當然那些都是我們真心想說的話,但很重要的是,當刻要和城市、城市入面的所有人,一起生活、一起呼吸、有一樣的心跳才可以。」

「所以,是,那些是我喜歡的音樂,但我選喜歡的音樂的同時,也要兼顧大家,才會選到一些大家都有共鳴的、我剛才說有Magic的這些歌。否則如果你只是單純的自我喜好,當日我發生了某些事,我自己想聽那些歌的話,是很難製造這種共鳴。」

「人家說No Music No Life,我不是的,我一定是No Life No Music,生活永大過一切。所做電台節目也好,或者一個Music Show,或者揀一首歌來播那,你一定要好好生活,才會選到啱聽好聽的音。」

Wardrobe:Zenith Elite Moonphase Watch

專業推介

我能夠明白「音樂由生活出發」這個邏輯,我不能明白的是,DJ們個腦究竟點放得落那麼多歌,然後又能夠遇到相關的事時,把那些歌從腦內Database出Call出來。細So說他們叫這些人做「起歌郎」,即是人家好好的說著某句話,另一人卻用歌來接上。這個情況越多,就代表你腦內的Database越大。

「其我們身邊無時無刻都有音,我們究有沒有留意呢?還是它已成為了我們的Background Music?你試下去商場廁所,它都播緊歌的,但你有沒有細心聽下,咦可以撳這首出來聽下喎?當現在大家都覺得不需DJ,只要上網打個字就找到任的音的時,那你就多花點時去找這些推介。」

Wardrobe:Nike ACG

「推介音樂」,是DJ們的工作,也是他們的責任,但隨住大家都用App聽歌、去Youtube聽歌,這份責任慢慢就由程式算法去肩負。是好是壞我不敢說,但大家聽到的曲風一定比以前窄。「也不只是音樂,就算資訊也是。你試下偷偷地打開朋友的Facebook、IG,你會發現,為甚你看的東西跟我看的完不同?我們世好像好大,但它把我們留在一個溫層之中。」

「音也是一樣。我們聽開甚,AI就會慢慢去派類的音給你。的而確是收窄了的。當我離開了電台我才聽到,原來有那多人真的仍一個,推介音給你的角色。這個世還有很多很多電台,很多人都很喜,很多真的很專的DJ,我只不過是一個很小小的角。你聽他們的介,自然就會找到很多好聽的歌,然後好好記得它,那就可以了。」

「希望就算我的崗位不同了,仍然可以在不同的渠道——不要說是推介——陪大家一起聽,給大家更多選擇。」

日日播Beatles的原因

訪問當日正是細So離開電台兩個月的「紀念日」,亦即是你放工揸車返屋企,扭開電台,不再有人播Beatles你聽——對,細So是出了名的喜歡在節目中播Beatles的,原因之一當然是他喜歡Beatles,另一個原因,卻與新加坡有關。「當然Beatles不識我啦(),但不認識也好,他們在歌中都告訴我很多智慧。點解他會對我這麼好?我和他的關係只是百幾蚊買隻碟而已,點解他們都可以這麼無私奉獻?」他說他把Beatles當成是英雄,認為這個世界上所有人,特別是生活在發達地區的,應該至少也有聽過一首半首Beatles,但去到新加坡才發現原來有一個不一樣的世界。

「去工作時有人跟我說:『靜靜雞告訴你,我們以前有個來自英國的DJ,他在這裏問人認不認識Beatles,但無人敢出聲…』原來那兒有少少……是不能播Beatles的。我聽到我覺得匪夷所思,那個英國DJ也不相信,於是他日日播,結果兩年不夠的時候,這個英國DJ就不知道為甚麼,失了縱,不知去了哪兒。」這個故事令細So反思當時香港享有的自由,於是更喜歡代表著這種自由的Beatles,如是者每日開咪,第一首都會選播Beatles的歌,「這個是我當初的原因,但我沒在On Air時解釋過,直到現在。」

播歌是治癒時間

離開電台後,細So每晚都會在網上直播跟聽眾——現在應該稱為「觀眾」——播播歌、聊聊天。一方面是因為大眾需要一個推介音樂的人,另一方面卻是細So自己都需要這個空間與時間。「有不少朋友看到我都會說,『嘩你都幾豁達喎,冇乜唔開心的時』,我說你痴線啦,我當然有不開心的時。我好幸,有家人,家人也很疼鍚我,我會跟他們聊天,但不是下下都動用到這些如來神掌的,有時自己修行就可以了。」

「聽歌是一個好好的舒解方法,但我越來越發現究竟聽甚麼歌最幫到自己解脫,真的,是自己拿著結他自己彈。不一定是完整的歌,不一定是動聽或者啱Key的歌,甚至是走音的歌也可以;自己寫的也好,人家寫的Cover也好,只要拿著結他彈,我就可以慢慢釋懷。」

Wardrobe:Kent & Curwen、Mr.Leight Eyewear

「說穿了,我最鍾意、最鍾意聽的,一定是電影配樂。所有的Sound Track我都好喜歡,因為它入面有故事,就算沒歌詞也好,編曲的人作曲的人一定是基於有些故事想講給我們聽,那個想像空間很大。」細So特別提到,在電台中最接近這個空間的,就是廣播劇。當年的《黃金少年》,雖然他與「阿金」即使花了很多時做混音,但就是因為有很大的想像空間,他們樂在其中。「也是大開眼界,我們也好聽眾也好,也覺得原來真的可以用聲音變魔術。現在這個年代你不相信的,覺得所有東西都應該有畫面配合,現在我們 (訪問也要有畫面,但原來用聲音都可以變魔術,而且想像空間可以很大。」

《All You Need is Love》與《Brazil》

想像空間再大,細So大概也沒想過自己在電台工作20年,「被離開」卻花了不夠一天,人生果然如戲。但離開已成定局,《蘇耀宗》這套人生電影也要開始新的篇章,如果要細So為這部電影,配上一首電影主題曲,他又會怎樣選?

「相信大眾對我,腦裏都會想,應該是Beatles的一首歌,但如果很Personal的話,我會選一首你們猜不到的歌,一首叫《Brazil》的歌。」他說他行船的爸爸自稱「第一代DJ」,因為他行船到世界各地之後,總會買不同的黑膠碟回來,然後拿去旺角的Hi-Fi鋪試碟,變相把世界各地的音樂介紹給其他人,而《Brazil》就是蘇爸爸帶回來的其中一首,「在我的家庭生命中,和海很近、關係很大,尤其我老豆行船。《Brazil》這首歌就會令我幻想到,我,或者我一家人都站在海邊,望著海浪,然後『Brazil, La La La La La La La La』,只是單純地這個如此個人的畫面,我就會選這首歌。」

「它不是『嘭』,一聽你就知道是甚麼意思,可能背後還要說故事,但就可能是不講清這個故事,整件事會更加浪漫。」

Wardrobe:Club Stubborn 

對,如果你要我形容細So,他就是一個很浪漫的人,浪漫到他根本就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離開電台,更惶論一日之內被離開,就連向聽眾說最後一句再見、播最後一首歌的機會也沒有。

「你可能覺得我好誇張,但我有想過想如個世界,Touch wood,真的打仗——其都接近的了 (笑)——如我還在電台的崗位,第一時間我當然會跟家人說,你們要安全,但你不要怪我做一件愚的事,我會第一時返電台,我會第一時推支咪,未必播歌,但我知道我那個崗位很重要。所以我真的從來沒想過,我會離開的…」他抿一抿嘴,點一點頭。我腦中想到的,是《二十世紀少年》中的今一。

「但如你問我,真的有這一天的話,我會選一首怎樣的歌呢?如果很Personal給我自己的,我有一首電影主題曲;但如果要給這個世界的,我一定會選《All You Need Is Love》。因為世界再亂、再變,怎樣也好,有一個永恆不變的宇法則,就是愛。」

「今日說,很多人都會掉石頭,『不要跟我講這些,實際點!』但當你靜下來去想,這是不可改變的,這才是最終。可能在過程中,大家會說『先不要跟我說這個』,但去到最後最後,都是講這個。沒東西帶得走,唯有這東西可以長留心中。所All you need is loveLove is all you need。」

(完)

Editor: 魏文青、Chris @ MenClub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Ivan、Casper @ MenClub

Make Up & Hair: Scarlet Yeung

Styling: Chris @ MenClub

Wardrobe: Club Stubborn, Kent & Curwen, Nike ACG, Mr.Leight, Paul Smith

曾幾何時,她是一代性感尤物,高傲、冷艷、銷魂、嫵媚集於一身,擁有近乎完美的標準身材,情挑劉德華、肉搏郭富城以及「制服誘惑」,總令男人有點衝動,但又不敢輕舉妄動。 ...
people
玄火 - 性感高材生 林熙蕾
10 Apr 2020
「你首先要整理好自己最喜歡的事,這是我屋企,我要先打理好我屋企,其他事情再算;有些人則覺得是但啦,有錢就可以請人回來執屋,但首當其衝要先去賺錢。沒有分哪樣對哪樣錯,看你的價值觀是怎樣的而已。」 ... ... ...
people
我風花雪月唔叻嘛 - Gregory Wong 王宗堯
03 Apr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