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1 Dec 2020

「MenClub的讀者大家好,我是高海寧!」、「我是飛輪海的辰亦儒。」艾粒用毫不齊整的聲音對着鏡頭打招呼。

是的,艾粒這個組合的其中一個特色,就是他們從來不會「正正經經」。他們明明是兩個已經四字頭、於電台工作多年、在各方面都創出成績的大男人,但在鏡頭前卻偏偏表現得比10歲小朋友更加自由奔放(這是讚美)。在音樂上,由當年第一首歌《我我我我我有胸部》以「無厘頭」歌詞配上Yumiko的《相對濕度》旋律;到近來發表的《細路強勁舞》竟然是一首韓風電音兒歌,每每都出人意表。

「我們做DJ的時候播的一些歌,有些人說這首歌很適合我、有人說這首很不適合我——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樣分的——所以今次的出發點,就是講到明這首歌是給細路聽的。好過有人來跟我們說,這首歌跟我無關,我直情就告訴你這首歌跟你們無關。隊長有沒有分享?」Donald轉頭望向少爺占。

「完全正確。我們之前其實做了一首《口罩歌》,只是 (簡單地)在公司錄的,誰知小朋友們很喜歡,所以我們就想,不如做點兒歌啦。」少爺占補充說。「當初打算是一連串地推出的,但後來因為……(異口同聲)疫情關係,以及……(異口同聲)疫情關係,一波未停( Donald:一波又起),冇錯。一直在等再進錄音室的日子(Donald:其實錄音室在隔壁而已,但真的進不了去)。所以就一路拖着,到現在才有第二首派台歌。」

少爺占說,決定要做兒歌後,他有去問過現在的小朋友喜歡聽什麼歌,誰知一個八歲的小妹妹跟他說,她喜歡聽鄭秀文在2005年推出的《終身美麗》,你預計會打動到小朋友,其實又未必打動到。所以不要計劃那麼多。其實我們初初也想過, (做兒歌)歌詞要簡單點,小朋友聽得開心點,但後來發現原來我們之前填的詞都已經很簡單了(笑),原來之前那些都很『兒歌』,所以這次都是填得很辛苦。」

另一種辛苦,就是「R」唱片公司的預算。「因為很多時他們都會封了後門,又或用了防止騷擾電話,我們打不到給唱片公司的人。所以我們就要詐詐諦諦,見他們心情好就問,有冇興趣做吓善事?他們說會!我們就打棍隨蛇上。」Donald說。

對於有份正職的二人來說,出歌大概不是他們的事業重心,既然這麼辛苦,為什麼還要繼續做下去?一般的歌手,在這個時候就大概會回答「有Fans在等嘛」。但艾粒從來都不是「一般的歌手」。

「有fans在等一定不是原因 (大笑)。」Donald斬釘截鐵地說「可以好肯定地跟你說,是沒有人在等的。」少爺占補充。「之前做歌是很有目標的,出碟、開show才要做些歌,宣傳的成份多一點。今次就是覺得以前壞事做得太多,想做點好事,順便令小朋友或者大人都聽得開心。」

「因為今年的生活,大家都咬實牙關,有時也要唞唞氣。那不是每個人都食煙嘛,我們就為不食煙的人服務。」

艾粒說,會一直創作這種風格的歌曲,是因為要從形象出發——用他們的話就是「形象出事」。少爺占說:「有這種形象、給人這種感覺,自自然然就會寫那些歌詞、那些歌出來。我們其實也想像周國賢一樣,擁抱結他、打爛結他、背棄理想那種的。但我們的形象配合不了打爛結他⋯⋯」Donald:「頂到盡也是古箏而已。」

「要交稅的時候就覺得自己長大了(笑),但不用交稅的時候還是覺得自己很細個,還是很想買玩具,看到玩具還是愛不釋手,都幾大鑊的其實。」Donald說,「但暫時還沒有放棄玩具的念頭,所以我認為自己還是『細個』的。」

少爺占:「我就是有時打側瞓的時候,發現面皮這樣聚下來,那一剎那就覺得自己長大了。」

「其實長不大是一件好事,這樣你個人才會健康。」Donald說,「你太快長大,身體機能就會說,他長大了,我們不要給他健康,那你個人就會『Pair』——我認真的——所以你要不停搵嘢玩,在不同的範疇開發自己的好奇心。我覺得好奇心是令人進步,以及健康的一個重要因素。做人不用太正經,這個世界已經太正經了。」

說起「好奇心」,當勞說最近他在研究3D動畫,雖然用兩三天才能畫出一個冬甩,但用最假的方法做一些最憎的東西出來,他又覺得很有趣;而少爺占則很認真地說他最近在研究美股,以及培養出看YouTube的習慣。「看得多就發現,原來有這一種說話方式,原來都有這麼多人喜歡。而且每一個人都是一個電視台,我覺得很瘋狂,兩三個人就包攬拍攝、出鏡、剪接、po上網、收錢。這些是如果沒有這年的疫情,我未必會去留意的東西。」

但對於艾粒自己開設YouTube,阿占就表示暫時未有這個打算。「我們每天都有兩個鐘的節目,什麼也乾塘啦(Donald:如果不用做電台,可能也會考慮下)。而且我還未衝破到在鏡頭面前叫人課金的那一個心理關口。不過將來可能都會是這樣,可能電視台都會叫人課金。」

訪問之時,艾粒只是推出了一首《細路強勁舞》,但到我執筆寫這篇訪問前,他們推出了新歌《奇妙事不斷有》——歌名來自兒歌《小時候》的一句歌詞,但內容卻是「好想打波好想去唱K,全部閂哂,最後早睡早起」、「老友住到咁遠記得寫信返嚟、半夜起身知你掛住呢個屋企」這些「兒童不宜」的內容。再數數以前的《柚子》,「我的青春快樂如捧捧糖 溶掉在咀巴裡不知不覺」,艾粒其實不是不能正經,只是一直用他們自己的方法去演繹人生和成長。

Editor: 魏文青

Photo: Ivan @ MenClub

Video: Casper、Dave @ MenClub

Make Up: Krisie Wong

Hair: Johny [email protected] Corner (CWB)

Styling: Chris Yim

Wardrobe: Onitsuka Tiger、The North Face、LAKH、Sacai、Nobika eyewear、AMBUSH、FDMTL、LAKH、Parasite eyewear

MK,是一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概念。所有香港人都知什麼是「MK」,我們知道什麼是「MK歌」、「MK衫」、「MK車」、「MK仔女」,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為「MK」作出一個準確的定義。但我卻要大膽講句:MK的時代至少是MK歌 ...
people
【MenClub People】MK情歌 - JNY & 193
06 Sep 2021
說起陳柏宇,大家的腦中或者會立刻浮現他那非常燦爛、甚至有點傻的笑容,結合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他與太太女兒的幸福生活,整體來說是一帆風順的歌唱生涯,你大概會得出他就是個樂天正面、陽光開朗大男孩的印象。 但講 ...
people
【MenClub People】說我想說的 - Jason Chan 陳柏宇
20 Aug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