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0 Aug 2021

說起陳柏宇,大家的腦中或者會立刻浮現他那非常燦爛、甚至有點傻的笑容,結合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他與太太女兒的幸福生活,整體來說是一帆風順的歌唱生涯,你大概會得出他就是個樂天正面、陽光開朗大男孩的印象。

但講真,一個快將四十、有妻有兒男人,怎麼可能毫無煩惱?就如他的新碟《53FPS》,五首歌中有《悔過書》的「明明就可以犯錯,漸漸卻掩飾太多」、《哪個明日》的「有誰想要,這些明日,反正不便,被談及」、《感情這回事》的「哪裡有些感情無瘡疤,誰敢說黑夜無烏鴉」、《純白》的「當一切,多麼虛無,為何焦躁,別憤怒」和我最喜歡的《結》「不斷糾纏 ,才一直失眠,想著那,心痛事件」。一隻碟五首歌,五首的主題都是嚴肅而沉重。

說起新碟的沉重,Jason說一方面是因為歌曲的風格就是適合這種調性,另一方面也與他的個人經歷有關,「想表達我這個年紀,適合表達的認真題材,所以是偏向沉重的,多點思考的空間。不是我自己的故事,但是是我想表達的方向,偏向Factual一點,沒有太多個人感受在當中。我會想 (新碟) 有這個感覺。」

或者是因為我們在整個拍攝中不停叫他「唔使咁開心」,又或者是因為熱愛高爾夫的他在訪問的當日朝早,頂著大太陽坐船去打了18個洞,反正當我們坐下來訪問時,Jason展演出一個我印象中未見過的「認真嚴肅Mode」,就連回答問題時的措詞都變得相當深思熟慮。

「如果你透過零碎的資訊、大致上去了解陳柏宇是個怎樣的人,那他的確是個開心的人。但這不是因為他是個無憂無慮的人,而是因為他明白,這個態度是永遠都有著數的。最不『搵自己笨』的做人方法,就是懂得看開。」他強調「看開」與「蒙蔽自己」是兩回事,「如果那件事是沒有任何方法改善或改變的話,你不能讓不開心的感覺去主導你的生活,你一定要放下,遲早的事——當然不是叫你放下就能夠放下,但當你越懂得去面對現實,就會越知道怎樣避免跌進那個死角。」

「但如果你有能力去改變任何事,你就要去做。因為人其實是會生氣自己不去為自己爭取,而會變成一種『恨』,你會把這種沒有花所有心機精神去令自己進步,而把這種負面情緒帶到其他人身上。你個人就會這樣不滿意、那樣不滿意,但其實暗地裏可能只是不滿意自己對自己的態度。」

「不理性不是一件壞事,但我相信無人會認為 (不理性的時候) 多是好過少的。所以遊戲便是怎樣可以越做越少,怎樣可以越來越少不理性。我不是好叻控制自己的情緒,是好叻去面對、承認自己有的情緒。即是生氣不要扮不生氣,不開心不要扮開心。例如,假設我和太太鬧交,基本上都不會說一些收不回來的說話,或是一些因為我生氣而想去傷害對方的說話,通常都是講事實……但可能是難聽的事實也不出奇。」

「要爭吵的時候還是會爭吵的,對話依然是會變得激烈的,但不要把這個情緒帶到下一個話題上,件事完了就完了。他做不到你也要做到,他做不做得到已經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不需要去想那方面…暫時,首先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緒。」

我問過Jason有沒有看過日本哲學博士岸見一郎及自由撰稿人古賀建史合撰,解釋奧地利心理學家阿德勒 (Alfred Adler) 學說的《被討厭的勇氣》一書,他說沒有。但他的某些想法卻與當中的概念不謀而合。例如分清楚「我控制到的事」與「我控制不了的事」,就與書中提出的「課題分割」的概念非常相近。簡單來說就是人能改變自己,但不能改變其他人,所以當你按自己的需要作出改變之後,怎樣去反應已經是別人的「課題」。

「我想我的毛病,在公司或者觀眾的眼中,就是經常都講錯話;而講錯話的原因,是因為大家覺得那句說話,作為『公眾人物』不應該講。但這個包袱好似令到好多公眾人物都不能真誠地表達自己想表達的東西。」

「例如你有沒有看過有些訪問,好像沒甚麼內容似的?」Jason突然反問一個令我心虛的問題,「那些訪問在我眼中,全都是修飾,全都是為了避免說一些可能會成為爭議性的話題、可能會影響自己形象的句子……但那些有可能是事實嘛!而且我又不是做錯事,我只是把那些沒人想講、肯講、個個都覺得不應該說的東西說出而已嘛。」

「好有趣的,大家的意見就是有人支持有人不支持。他對那件事沒甚麼意見,就會覺得『你說話不同那麼過份吧?』,但如果他對那件事有見而又支持你,就話『對呀!早就應該有人講啦,沒人肯講,個個都怕事!』你要經常猜人家怎樣想,那我每次做訪問你都不會知我是個怎樣的人。那我就不理這回事,講我自己想講的東西,你要怎樣去評論就是你的事,是控制不了的。」

就如訪問開始時Jason說「看開」與「蒙蔽自己」有分別,「不修飾的誠實」與「不理別人感受」亦有本質上的區別,實際上Jason甚至比不少都更關心自己身邊的人。例如太太早前於IG公開「控訴」,他就火速認錯拆彈。

「我和太太有甚麼爭執也好,我採取的態度都是,如果因為這件事,失去了和她之間的關係,值不值得?你要去贏這場爭論,有沒有比可能失去老婆更重要?就算你全對,整件事你一點錯也沒有,你老婆明屈你,你為了『拿回公道』失去老婆,可不可以?」

「不是說你認不認低威,不是誰騎著誰,真正的贏,是你調解到件事之餘,亦可以令對方和自己都學到一點東西。任何時候都要學懂原諒,原諒別人也好、自己也好,知道自己錯的就改,做對它。不可以永遠都覺得自己對,也不可以永遠覺得自己錯,兩樣都要知。」

假如你看到這裏,然後覺得Jason是個太認真、太嚴肅、太喜歡講道理的「哲學家」,那我跟你說聲抱歉,因為大概只是這個訪問的主題才帶出了Jason的「認真」的那一面。他自言「認真的一面是留待認真的時候出動,嬉皮笑臉就是大部份時間出動的 (笑)。」

「There is no bad jokes,笑話就是用來化解、diffuse (分散) 一些東西。你肯講個笑話,代表你的情緒不是太過激動。就算是不開心的事我也可能會拿來講笑,你可以笑到自己,是會輕鬆好多。例如我經常怕我的狗會『走』,我成日都笑牠快要死(笑)……我有看過一些報導,說有幽默感當然好過沒有,而有黑色幽默感的會較少抑鬱、焦慮之類的東西……我忘了確切的說法,但那個理論是,你肯去討論這些事的時候,你就會沒那麼容易因為這些事而受到好大困擾。」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Ivan、Casper @ MenClub

Hair: Hillnex @ Alex So’s Team

Makeup: Jessica Chan

Styling: Kay Pang

Wardrobe:   BEAUTY & YOUTH, BEAMS (ITeSHOP), Jan Jan Van Essche (Joyce), sulvam (Swank), Ermenegildo Zegna, LOEWE, The Armoury

MK,是一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概念。所有香港人都知什麼是「MK」,我們知道什麼是「MK歌」、「MK衫」、「MK車」、「MK仔女」,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為「MK」作出一個準確的定義。但我卻要大膽講句:MK的時代至少是MK歌 ...
people
【MenClub People】MK情歌 - JNY & 193
06 Sep 2021
「早點做 (導演),不行就早點走,不要捱十年八年才走,走不到的。」訪問當日傍晚,陳果導演要趕往香港電影導演會授課,當他與又南坐下準備訪問時說起這件事,他語帶自嘲地笑說。 我不知道陳果的導演生涯算 ...
people
【MenClub People】「如果隻鬼不猛就住進去」 - 陳果、黃又南
05 Aug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