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19 Nov 2015

容許我坦承,文青本來沒有打算進戲院看《哪一天我們會飛》──不是因為我不支持港產片、更不是因為我覺得談追夢很奄悶。而是因為我很有信心在黃修平導演的手下,這套電影一定會把觀眾感動到從頭到腳都佈滿雞皮。而我,很怕哭、更怕在別人面前哭。

《哪》的三位新演員(左起): 吳肇軒(飾蘇博文)、蘇麗珊(飾余鳳芝)、游學修(飾彭盛華)

但在訪問前兩日,文青還是特意去看了《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為的是在大銀幕上看看一位「舊識」-今次訪問的主角,蘇麗珊。



在《哪》上畫前,蘇麗珊在人家的心目中,大概不是叫「蘇麗珊」,而是叫「Model Cecilia」、「某廣告中的某個女孩」又或者是「經常出現在雜誌的那個」。事實上文青也是因為看雜誌才會認識「Cecilia So」的(OKOK,嚴格上那不算「認識」,我明白)。之後我又看到她成為某相機廣告中頂著個大髮髻的少女、以及另一個由Jimmy Ming Shum操刀的廣告照中的那個回眸日系女孩,我一度以為,這個很甜很窩心女孩要起飛了。

圖片:Cecilia So on Youtube

圖片: 蘇麗珊 Cecilia So on facebook


結果,沒有。又或者準確一點,「還」沒有。直到2015這一個不尋常地熱的秋天,裝上一隻名為《哪一天我們會飛》的左翼,一隻叫「余鳳芝」的右翼之後,她終於起飛了。目的地亦由各大雜誌封面,變成金馬獎的舞台。更重要的,是航班名稱亦由「Model Cecilia So」,慢慢變成「演員蘇麗珊」。

要了解蘇麗珊是一個怎樣的人,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直接問她──至少我是這樣想的。

「蘇麗珊是一個…我覺得她跟余鳳芝的性格也蠻不同。她…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很相信童話故事,頭上有很多泡泡在的人。而且也是一個蠻…順其自然的人。比如拍這套電影,我不會因你沒有選上我而覺得非常不開心,但如果你選上我,我又會很用心去做。」



看過其他訪問,蘇麗珊說已經忘記了當日為《哪》試鏡時做過甚麼。她甚至曾一度以為自己只是戲中的一個茄喱啡。結果,卻是一個出場時間可能比「領銜主演」的楊千嬅還要多的「余鳳芝」。那麼「Model Cecilia So」跟「演員蘇麗珊」之間,又有什麼差別呢?

「其實我從來都不會稱呼自己做『Model』,因為我覺得Model應該是行天橋那些。所以我一直都說自己只是幫雜誌拍拍照、或者有時拍拍廣告而已…這樣聽起來好像有很大分別:『Cecilia So』和『蘇麗珊』。但我覺得其實是一樣的。」

「我覺得(當模特兒時的)時間是多一點。因為…做一個模特兒其實你沒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最多可能就是準備一些服裝…反正不需要什麼準備功夫。但當一個演員,前期的準備功夫真的很重要。你要放很多心力、精力下去才可以。例如這套戲,為了進入角色,我們在開拍前已經排了整個月的戲;排戲之前又會跟導演溝通、開會;自己又會在家中研究劇本,連上拍攝過程可能是三、四個月的事。跟做模特兒是很不同的。」



很多人都說蘇麗珊演得很好很自然,甚至有人說蘇麗珊本身就像余鳳芝。但你記得她在這個訪問的第一句話是什麼嗎?「我覺得我跟余鳳芝的性格也蠻不同的」。在一套戲(又或者是半套)之內,令觀眾覺得「蘇麗珊」就是「余鳳芝」,演員和導演其實都付出了相當的努力

「我接到劇本時根本就沒演過戲,你問我該怎樣入手我也真的不知道。所以當時我的心情是很緊張的。我不斷問身邊有經驗的人,究竟『演戲』是怎樣的一回事、究竟我應該怎樣做。幸好身邊有很多人幫助我,例如黃修平導演、另外兩個少年演員游學修和吳肇軒也給了很多意見。」

「修平導演很早就開始用『鳳』來稱呼我。他要求你很透徹地了解角色,我要把鳳的想法變成我的想法。例如我很相信童話故事,但鳳絕對不是這樣的人。她的想法相對上會比較負面與悲觀,而我在拍攝時就一定要相信鳳的一套。又例如我說話時的表情是很大的,但鳳的表情會小很多。又甚至每晚睡覺前我都會想想自己做過什麼,如果是鳳的話又會怎樣做。這些東西都是要用時間慢慢造出來的。」



[劇透注意] 

《哪一天我們會飛》上映後,網絡多了好一堆「每個人心中都有個蘇博文」的文章。入面大多是為吳肇軒飾演的蘇博文抱不平──他溫柔、他無私、他一片丹心為鳳芝。在後花園的「跟我飛」和在草地練滑翔機的一幕更是虐到淚崩,但最後鳳芝的選擇卻是彭盛華,一個最後出了軌的彭盛華。如果讓蘇麗珊去選,結局又會否有所不同?

「如果用看戲的角度去看蘇博文這個人,你當然會覺得他很深情、很細心、對你很好。但我覺得,如果他出現在現實中,他可能是個不會埋堆的人。他可能一到小息,或者有空閒時就會走去圖書館自己躲起來看關於飛行的書。他其實是一個執著到痴了線的人來的!比如他看到我和彭盛華親咀,他竟然會一走了之,還要了無音訊;他很喜歡飛,但知道自己飛不了之後竟然選擇了這樣的一個結局。我對這些太過執著、硬頸的人其實是有點害怕的。」

「反而我喜歡彭盛華這些懂得哄你開心、幽默的男仔。彭盛華其實也不是不專一的,他也跟鳳一起廿年了。」

所以說彭盛華是你的理想對象?

「嗯…他不夠細心也是真的──有沒有搞錯呀連我酒精敏感都不知道(笑)!」

唔…容許文青小吐糟一句:第一次跟你喝酒誰會知道你有酒精敏感呀小姐?

[劇透注意結束]



電影中廿年過去,消磨的不僅是余鳳芝和彭盛華的感情,更有他倆對尋夢以及生活的熱情。由楊千嬅和林海峰飾演的成年版余鳳芝和彭盛華,明顯要二十年前的他們來得面目模糊,而且身不由已。蘇麗珊又會害怕自己總有一日成為這樣的人嗎?

「我覺得絕對有這個可能。但我又覺得生活其實是種妥協而已。例如我有朋友知道我被提名金馬獎,他就傳訊息跟我說『我每次看到你都覺得充滿力量,因為你正在朝自己的目標邁進』。但是…我聽到其實會覺得很不忿。例如他想去Working Holiday,他其實可以去的,只是你同時也要放棄某些東西,你要做的是在兩者之間找個平衡。就例如我拍這套戲是上年暑假的事,到現在也一年多了,這一年我也很為自己的生活惆悵呀!但為了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沒有辦法了!」

這個平衡,用另一個說法大概是等價交換吧?拿到某一些,就要放棄相應的某一些。為了演戲,自小夢想是拯救地球、為保護環境出一分力、甚至大學也是修讀環保工程的蘇麗珊,放棄了的,是本來幾乎到手的高薪厚職和安穩生活。

「Fresh Grad二萬多人工一個月、又不怕被炒、聽朋友說又沒什麼壓力,只是比較悶而已、他們不享受其中而已!但我又不想自己困在這份工一世,而且又覺得自己還有些時間可以浪費一下,那就…浪費一下吧(笑)。」



通常在這些尋夢的故事中,總要有一兩個負責潑冷水的角色,而又通常這些角色都是由主角的父母飾演,蘇麗珊的故事也不例外。她父母一直對她放棄安穩的工作成為演員頗有微言──又容許我提提你《哪》是蘇麗珊的第一套電影,而拍攝到上映中間隔了一年有多──積羽沉舟,可以想像得到她在這段時間承受的壓力有多大。

「是啊(笑) !就是這一年來他們不停對我說:蘇麗珊,不如你試試找些關於環保的工作吧?每一次吃飯他們都說!又或是叫我去讀個碩士什麼的…去到這個情況其實我真的很難…去回應他們。因為的而且確我不是賺很多錢、又的而且確這份工是很不穩定…所以…其實我每一次都是敷衍他們了事(笑)。」說這段話的時候蘇麗珊笑了很多次,但我想,那是苦笑吧?

「他們上兩個禮拜也看了《哪》,我覺得很開心的是他們現在會比較支持我的工作。可能真的是看到你的演出,覺得『都OK的,讓你試試吧』──加上又見我又不肯找工作(笑)。」嗯,這個笑容燦爛多了。



電影中蘇博文曾經大叫:「香港不是一個讓人發夢的地方。」有趣的是,現在坐在我面前的蘇麗珊,就是透過這部電影在香港追尋一個演員夢。香港,又是不是像蘇博文所說的那麼悲哀呢?

「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是怎樣,但我覺得在每一個地方做你想做的事、去尋夢,都不會是一個容易的事。難道到你去到英國、歐洲,尋夢就會特別容易嗎?所以我覺得信念是很重要的。當你真的想做那件事、朝思暮想的、想的程度是夠的,你就會做到。只是你真的要踏出那一步、要有那樣的勇氣走出你的Comfort Zone。」

為了當演員,蘇麗珊不僅走出了Comfort Zone,她還走出了香港。在完成《哪》的拍攝後,她到了位於洛杉磯的「New York Film Academy」短期修讀戲劇。

「因為我覺得自己很不夠…在『做演員』這回事上面。所以就去了解一下演戲究竟怎麼的一回事。」

「那邊的課程雖然很基礎,但其實很全面。可能包括一些戲劇的歷史…起碼我知道史坦尼斯拉夫斯基是誰(笑),也知道當接到劇本後應該做些什麼。因為我之前是毫無頭緒的,但現在起碼會有個方向知道怎樣著手。現在接到劇本會很想去試,成功的話會很開心。比起之前信心的確是大了,但我其實仍然覺得很不夠,很想再去進步多一點。」



文青相信,無論能否在這個週六的「第52屆金馬獎」拿下最佳新演員獎,「演員蘇麗珊」這台飛機已經乘著風正式起飛了。作為她的「舊識」,除了希望她飛得更高更遠更多人看到,大概就是希望她能一直保持這個訪問中透露的真誠-畢竟比起成年版的余鳳芝,我面前這個余鳳芝要可愛多了。

不,我說錯了。她不是「余鳳芝」、也不是Model,更不是那「某個女孩」。看完這篇訪問,我希望你記得,她是演員,蘇麗珊。


後記:

大家看完《哪一天我們會飛》,大概都會被激起心中某種沉寂已舊的熱情,文青也不例外。於是在一時衝動下,文青為了這個訪問,摺了好幾隻紙飛機當訪問時的裝飾。結果?

該說多謝的,應該是我。多謝。



Makeup by Jan@Annie g.chan
Hair by Will@the attic



譚校長:除了工作就係踢波 能夠有機會和大忙的譚校長譚詠麟做訪問,吹吹水,自然就知道校長未言退休,除了週週有波踢,仲期期有碟出,譚校長又有新的廣東大碟推出啦!打開維基睇一睇校長的威水史,第一張的粵語 ...
people
譚校長:除了《音樂大本型》工作閒來就係踢波
16 Nov 2018
「有一個造型是在泡泡浴裏拍的,沒有穿衣服,我又很輪盡的踩到去水的那個掣,水位就一路跌,再放水,我又再踩到,如是者我踩到三次,整支泡泡都用光了,到最後有些照片是走光了的,所以放不進寫真集。」 ... ... ...
people
首選 - Miko Wong 黃潔琪
26 Oct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