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POSTED ON 12 Oct 2020

小時候看娛樂新聞,同輩的藝人大多都是競爭關係,四大天王的幾次同台之所以是新聞,除了因為四個人加起來的號召力,更是因為大家深知「佢哋平時唔會企埋一齊架」。但近年的新世代演員大多都非常團結,當中更有不少可以說是識於微時,大家睇住對方長大,一齊玩、一齊捱。轉眼間十年過去,由朋友到戰友,互相扶持著繼續努力。

而林耀聲 (阿聲) 、黃溢豪 (溢豪) 及盧鎮業 (小野)三個就是其中一組戰友。論參與幕前的時間次序,阿聲以2006年12月31日早上九點 (他個人記憶)拍攝《烈日當空》的第一場戲居首、14歲在街頭被副導演招攬拍《圍城》,還以為人家是騙案的溢豪第二;年紀最長的小野雖然一早就以幕後身份加入電影工業,卻是最遲步入幕前的一個。三人早前與陳漢娜一起,為鄧小巧的新歌《與人同行》合作,這次訪問也說說他們三個在演藝圈同行的故事。

在香港做演員,除非本身有家底,又或者非常好運,否則幾乎每個人都只是僅僅活在生存線上,「捱十幾年都未出頭」已經不能算是新聞。最多人認識的阿聲直言「成日都想放棄」的阿聲說,每一次他想放棄的時候,就會收到麥曦茵導演的訊息,簡單幾句問候、鼓勵,他又會有繼續前行的力量。溢豪亦說放棄的原因好簡單,就是生存不了,「你根本沒錢去生存,那怎樣做呢?屋企人又會問你,幹嘛整天留在家裏?沒工開嗎?那當然啦!」

奇就奇在每次想放棄了,電影又會給你一個小小的希望,「有套學生作品、有套微電影、有得客串一下,你過來開日工呀,那就好像又有點希望。」真的沒工開了,大家都不敢離開電影太遠,小野本來就是幕後出身、溢豪去做美術助理、服裝助理,阿聲也做過剪接,「那麼多新人加入,大家很快就會忘記你,更惶論本身就已經沒甚麼人認識你,你走了,怎樣回來?我寧願留在工業入面,等一個機會,再回來。」

「等」也是香港演員的另一個主題,而如果不想被動的等,小野以幕後的身份建議,就是展現出自己的「質地」,也就是了解自己究竟是個甚麼性格的人,才能吸引到製作團隊去找你合作。溢豪就說要讓人家看到你,「就是自己去敲門,喂我有興趣呀,唔介意不如試試用我,那機會就會大一點——而這方法,是從岑珈其身上學回來的 (笑)。有一天我發現,幹嘛你那麼多東西拍,他說不是呀,我也是自己累積回來的,週圍跟人說,我都OK的,試試我呀。那他真的有很多東西拍喎,那我就試試看。」

「我們這一代,和上一代相比——我也是聽前輩說,說我們這一代其實很團結,不會說要爭角色,批你踭甚麼的。」說起這一代演員,溢豪如是說,「當然我們都想得到這一個角色,但他得到或他得到,我也會開心。」旁邊的小野與阿聲點點頭,「是良性競爭。」

「有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成為伙伴,是一件好幸運的事。尤其我們娛樂圈,當遇到困難或挫折,比其他人可能會更大反應,因為我們很多私人事都會被人拿出來說…」說這句時,阿豪的手無意識地向阿聲做了一個「拿出來」的動作,阿聲失笑:講我?「…你不要這樣敏感啦 (笑)…其實是很需要身邊的人與你同行、陪伴,陪你捱過這些Moment。」

小野特別強調,新一代演員的那種團結,不是同一間公司幾個人的「圍威喂」,而是整個世代的不同:「上年就容易看得出,就是金像獎有32個主持,好像這幾年真的湧現各有特色、性格的新演員…(豪:仲要未出哂黎的,仲有好多好多)…我近排和做幕後的朋友FF,如果要拍《三國演義》,要找誰演哪個角色呢?一數落就會發現,真的好多。」

同輩演員之間的團結,不只在大家都是一班朋友,更是在艱難之時大家互相扶持的伙伴。小野說:「我覺得好開心,好像大家一起重燃整個生態。上星期有個訪問問我,你當年做『表弟』的時候 (《幸福的旁邊》),你記不記得當年的 (金像獎) 新演員是誰?我抓頭抓了很久,2010年跟我一樣開始做第一部戲的,我答不出,感覺那時的生態是有點凋零。現在就不是,我覺得很豐富,很枝葉繁盛。」

「眼見現在香港電影工業走下坡,既然有這麼多新生代的演員,不如一起把工業帶起來;又既然那麼多人,又沒那麼多戲開,一年只有幾十部戲,成百個新演員,怎樣夠分呢?不如就開多點戲啦,那不大家都可以有工開囉?」溢豪說。

而三人同屬一間公司,一起工作超過十年,對彼此的意義就更加深遠,「我們不會無啦啦『我要在你身上學些甚麼』,而是可能因為生活很接近,學了自己也不知道。更重要的是陪伴。雖然我們不是日日都見 (聲:雖則我們玩的時候說的話十分沒營養),但這就是真的朋友,越真的朋友聊天就越『廢』(笑)。但到要認真工作時,一埋位就可以的了,因為大家已經有默契,知你會玩甚麼啦,知你籠嘢啦!」

「我會觀察大家行得怎樣,例如最近看到阿聲每日跳5000下繩,再加上剃了個我覺得好好睇的Skin Head,就覺得他像《The Sims》裏的人一樣加了技能點。我會看到朋友有這種變化,會為他感到開心。然後又會想到自己好像好廢 (阿聲與溢豪:嘩嘩嘩…你最沒資格說這句) 大家叻的地方不同,我看到他們叻的都是重要的事,我會替他們高興。」

阿聲在訪問中是最安靜的一個,卻也是三人中目前最多幕前工作的一個。例如最新就會於《造口人》中,飾演本港已故著名攝影師李志超,除了克服英文的困難,亦要把李志超先生生命後期接受多次手術、化療,腹間帶著開腸造口和造口袋,卻依然聲若洪鐘,繼續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的生活態度演繹出來,背後下的功夫不足為外人道也。

新演員之間的互相扶持當然難能可貴,作為觀眾的我們用入場去支持他們,也屬份之事。

iframe width="700" height="398"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ZBpneWQmJNo" frameborder="0" allow="accelerometer; autoplay; encrypted-media; gyroscope; picture-in-picture" allowfullscreen/iframe ...
people
【MENCLUB PEOPLE】思想的力量 - 王敏德 Michael Wong
08 Sep 2020
「你可能覺得我好誇張,但我有想過想如果個世界,Touch wood,真的打仗——其實都接近的了 (笑)——如果我還在電台的崗位,第一時間我當然會跟家人說,你們要安全,但你不要怪我做一件愚蠢的事,我會第一時間返電台 ...
people
Love Is All You Need - 細So 蘇耀宗
17 Jun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