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5 Aug 2021

「早點做 (導演),不行就早點走,不要捱十年八年才走,走不到的。」訪問當日傍晚,陳果導演要趕往香港電影導演會授課,當他與又南坐下準備訪問時說起這件事,他笑說。

我不知道陳果的導演生涯算不算「捱」,但他在香港電影界就肯定不止「十年八年」。由1985年的《龍的心》開始,陳果導演在香港電影界工作近40年。1997年起三年拍三部,創作出「九七三部曲」;然後又兩年拍兩部,拍了《榴槤飄飄》和《香港有個好萊塢》,加上2018年上映的《三夫》成為「妓女三部曲」。而就在《香港有個荷里活》中,他「執」了一個叫黃又南的16歲少年回來當主角。為後者打開往後的演藝之路。

陳果與黃又南再次相遇,是在2014年的《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電影改編自同名大熱網絡小說,集合又南、天祐、任達華、林雪、惠英紅、Janice Man等多位著名演員。最終《紅Van》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中的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票房收二千一百多萬,年度港產片票房排第五。

再過7年,二人又再次於《鬼同你住》相遇。才有了這個訪問的出現。

「永遠難忘都是第一次。他第一次拍戲,劇本又『啃啃哋』,他又沒任何經驗…記不記得有一場我們拍你哭?我們就等,你行了、你培養好個情緒就來告訴我,我等你,我今天就用來等你,就是拍這個鏡頭。不是要你立即哭,是要做著戲突然哭出來…結尾斬手的那一場,你記不記得?」說起二人在《香港有個荷里活》中第一次合作,陳果導演回憶道。「第一次拍都是順利的,你醞釀情緒都算是快的…」

又南一拍大腿:「就是因為這樣之後我就『瀨嘢』啦 (笑)。」

「隔一兩個月就『瀨嘢』了,要補拍…噢這次就難了,不知是你熟了還是怎樣,反而做不到,最後是我們的副導演阿強罵他…」

「其實是我心雄了。」又南尷尬笑著補充,「我好記得導演說,今日全部時間都給你,你有Feel有情緒到就跟我說。我坐在那兒更大壓力,死啦,哭不出來。副導演…其實大家都好錫我,他說:『你說過甚麼呀?你說不可以有遺憾嘛!』就在這個時候,果導就過來說,『OKOK,你哭不出來,我放棄!』然後另一個副導演大叫:『不要放棄呀!你說過甚麼呀!』我根本就不敢抬起頭。然後副導演在我面前哭,「要你哭其實有多難?衰仔你可以的!』」

「他戲好過你呀 (笑)」陳果導演說。

「我就想,為甚麼我這個人會值得他為我哭、又值得導演給那麼多時間我補戲?真的…百感交集,處於崩潰的狀態,『嘩』的在哭……我記得你 (陳果導演) 立即說:『Roll機了!快!』」

「我想他這世人最厲害就是那一次,因為那是他的開竅之門,之後入了行就…點做都可以啦!都另一個層次了。」陳果導演笑說。

「導演的那團火,現在更厲害,真的更厲害。」又南回憶起在新戲《鬼同你住》再度與陳果導演合作的感想時說。「拍攝的時候是香港疫情的最高峰期,其實全世界都停了,包括好多正在拍攝的電影也停工,但我們還是很堅持去開工。我知導演的壓力其實好大,我經常說當時導演去到片場就是上戰場,我就是在後面支持的一個兵。」

「這個要讚老闆。是老闆覺得市場太過低落,整個工業需要工作,讓有些人可以開工…其實是想氣氛不要太『霉』。那拍鬼片是最容易,不用審批嘛!如果拍愛情就要問大陸,可以上映就慢慢來弄好一點。鬼片就不用了,總之就是香港上,大家明了,拍吧!雖然我沒有劇本,但你說拍就拍,怕你呀? (笑)」

《鬼同你住》的電影海報上大大隻字寫「你揀同鬼住 定係無屋住?」,看似荒誕的一句標語,只要你上網搜尋一下「凶宅」的新聞,就會知道其實是不少人在現實生活中要面對的決定。陳果導演強調《鬼》還是一套鬼片,只是用了社會議題當背景。「租屋也好,租辦公室也好,是我們香港人極之關心的,跑不掉。以前我們也有講過租屋的問題,但只是輕輕帶過,這次我就探討兩種『人』,一邊是正常人,一邊是鬼。老老實實,你來我這裏住,那我住哪裏呢?這個議題是對的。我現在都在找這些題材,你有適合的可以『彈』給我,看看有甚至社會議題是大家有共鳴的。」

「其實不是土地問題,香港經常說人多地少,所以地就特別貴。我問你,北京算不算人多地少?北京是人多地多,但北京的樓現在也不便宜,那北京又是甚麼意思?人家地那麼大又貴,你地這麼少又貴,說出來都覺得不合理。這會不會是一個藉口?搶吧!地很小而己,搶吧!不如你乾脆說,地不論大小都是貴的,你付得起就付,你付不起就不要問、不要住 (笑)。」

那萬一真的面對「同鬼住」與「無屋住」的兩難,兩位又會如選擇?非常怕鬼的又南說如果明知間屋有鬼,他可能會怕到死,那他情願無屋住可能不用死;陳果導演就提出一個非常黑色幽默的想法:「不如搏一搏,如果它不猛的話,我們就住進去,可能有機會談戀愛的!你不知那傢伙幾歲的嘛!年輕的話可以認識一下,看看有沒有人鬼戀出現。如果猛的…就再算啦,租出去囉!(笑)」

陳果導演與又南對上一次合作,是2014年的《紅Van》——準確一點來說,是「《紅Van》上集」,事關電影其實只覆蓋了Mr.Pizza原著小說的一半左右,當年導演亦承諾會有下集。既然電影的兩位重要人物都在我面前,沒理由不問問下集的去向吧?

「那時曾經想過拍的,但香港的政治變化…撕裂了。以前香港年輕人開始關心政治的時候,我們還可以攝在中間…講得難聽點就是『抽水』,討論大家的不同意見、講下局勢。但現在大家很有防衛性就沒有幽默感。沒有幽默空間時…喂你站哪邊先?這個問題令我們非常煩惱,原來你想在中間諷刺時弊——你知我們香港是自由地方嘛——如果連諷刺時弊的空間也沒有了,我就覺得很難拍。這是主要原因。」

「你告訴影迷,我的《三夫》…「妓女三部曲」都等了二十年才拍,《那夜凌晨》可能二十年後,我拍給你看。而那個會是怎樣的世界?可能完全不同。大家不要放棄!我不放棄的。」

「我也不放棄。」又南笑說。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Ivan、Casper @ MenClub

Makeup and Hair for 又南:Henry Tse @BigCstyling

Makeup for 陳果: Scarlett Yeung

Styling: MR. BIG Children

Wardrobe:  kolor, TOGA VIRILIS & MAISON MARGIELA(Lane Crawford), Needles & JUNYA WATANABE(I.T), J.W. ANDERSON & Y/PROJECT(Farfetch), MAKER'S SHIRT鎌倉, BARBOUR, HUGO BOSS, Z ZEGNA, 22degree Eyewear

MK,是一個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概念。所有香港人都知什麼是「MK」,我們知道什麼是「MK歌」、「MK衫」、「MK車」、「MK仔女」,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為「MK」作出一個準確的定義。但我卻要大膽講句:MK的時代至少是MK歌 ...
people
【MenClub People】MK情歌 - JNY & 193
06 Sep 2021
說起陳柏宇,大家的腦中或者會立刻浮現他那非常燦爛、甚至有點傻的笑容,結合在社交媒體上看到他與太太女兒的幸福生活,整體來說是一帆風順的歌唱生涯,你大概會得出他就是個樂天正面、陽光開朗大男孩的印象。 但講 ...
people
【MenClub People】說我想說的 - Jason Chan 陳柏宇
20 Aug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