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8 Nov 2021

我承認,我對近年香港Hip Hop音樂的認識,很大程度是來自串流音樂平台以演算法得出來的歌曲推薦。聽着LMF的《2019》 ,它派JB的《潮共》給我;聽着JB的《西遊記》,下一首是Akiko的《今晚不如上嚟我到》,如是者一首帶一首,我便聽到了Matt Force的《告別》。

《告別》是Matt Force於2019年四月尾推出的作品,當時未有大規模社運,未有疫情,《告別》卻已經帶着一種沉重的灰暗——講死亡,講離別,提早描繪出過去兩年香港人所經歷的心境轉變。正因如此,這首歌到最近才真正開始被人注意,「Matt Force」這個名字也走進大眾視線之中。

「現在回想,可能是在小學升中一那段時候,腦海中突然多了一個念頭、一句說話——不知是誰跟我說的,反正就是突然多了一句話——『音樂是你人生中很重要的事』。由那一刻起便記住了這句話,所以一直都是靠音樂去找快樂,抒發自己。」說起當初怎樣開始製作音樂,Matt 回憶道。

「我覺得自己是慢慢慢慢『浸』出來、累積回來的。開始做音樂已經是十多年前,但當時的『做音樂』其實只是寫寫Rap,是到最近這四、五年才是整首歌由自己落手落腳去做。那當然,當你第一次落手落腳由頭去做的時候,是需要點時間才會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所以這幾年便是慢慢學、慢慢累積。」

「浸」是一個輕描淡寫的字,但背後卻是無數的時間心力。「辛苦是一定的。讀完大學後,我一直自己躲在家中慢慢學,學一些基本樂理、自己學彈琴、今年五月開始自己學吹小號。未出專輯前,很自然就會跟同期畢業的同學比較——至少人家有份正正常常、時間穩定的工作,起碼照顧到自己的生活。」壓力之下Matt開始出現焦慮情緒,「心跳得很快,不停出汗,覺得整條街的人都望着你。」他說焦慮的來源可能是因為當時自己好心急,「我比其他人遲開始學音樂,好多人可能從小到大都有練樂器,到了我現在這個年紀,他們就算不做音樂教人玩樂器都可以搵兩餐。但我就會問自己,究竟我有甚麼技能去維持自己的生活?最後其實是沒想那麼多,盡快出了自己第一張專輯才算。」

Matt的同名專輯《Matt Force》於2019年5月推出,正如文首所說,當時的反應其實非常冷淡,「但我一直都是抱着『讓子彈飛』的心態,始終我覺得自己專輯裏的內容是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也需要一點時間讓別人知道。到後來越來越多人喜歡自己的專輯時,都算是放下了心頭大石。」

「聽Hip Hop對我來說是一個很舒暢的經驗,因為它節奏感很強,有很多押韻,那種『齊整』會令我覺得很舒服。另一個音樂對我來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不開心時多數都是以聽音樂去抒發,相信很多人都是這樣。另外就是當我開始自己弄音樂的時候,發現自己可以投入到一個狀態,非常專心,有一點『忘我』的感覺,非常上癮的。所以你會不停想回到那一剎那、那一種感覺,就會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創作音樂的過程。」

Matt Force目前的音樂特色就是非常灰暗。例如目前Youtube播放次數超過70萬的《告別》,開首第一句就已經是「我就知道你唔會留低 因為你已經光榮踏上咗通往天國嘅樓梯」;《If I Die Tomorrow》直問「話我知 我要點做 If I die tomorrow」,他的作品從來不會避忌「死亡」,亦不會在歌曲的最後來一兩句故意正能量的鼓勵,有的只是忠實、甚至可以說是「赤裸」地,將Matt眼中的「悲觀」展現於大家眼前。

「早幾年有一晚,我很平常的去街場打籃球,遇到一個很陌生的面孔,打打下他突然就在我身旁『啪』一聲倒下了,下巴著地。然後他就趴在地上,頭稍為有點傾側,雙目圓睜,下巴不停流血,身體有一點掙扎,我不知道那時的他還有沒有意識。後來看新聞,原來他有隱性的心臟病,更慘的是他遺下了一個懷孕中的太太。」Matt重重地嘆一口氣,「經過那件事後,我真的覺得很多事你都不能預計何時會發生,可能明天死的就是你,一點也不出奇。那所謂的人生意義是甚麼呢?或者說得再簡單一點,能夠很直接、很純粹地帶給我快樂的是甚麼事?是甚麼人?想得更加清楚,你就會知道自己應該怎樣走下去。」

「我都知自己是偏向悲觀一點的人,但我同時是一個非常相信奇蹟的人,可以說是悲觀中又帶點樂觀。我覺得,面對過最黑暗的東西後,你才會知道真正的快樂是甚麼。否則就會像是……你不敢去面對、逃避了真相,每日營營役役地生活,用很多物質去麻醉自己。可能因為我本身是個喜歡思考的人,所以面對這些生生死死,我不可以逃避,我做不到把它放在旁邊不理,然後好像很開心地去生活,我做不到。我一定要先把它解決。」

「這兩年的香港,整個大環境都是比較陰沉。大家都共同分享着一些心理創傷。大家對這個地方有感情,才會懂得傷心。當然很多事不會輕易地逆轉,但我感覺到這兩年,香港真的多了很多人落手落腳,去建立香港這個身份。像我就用音樂,因為我知道音樂真的能幫助某些人抒發心中的不快。」

Matt Force的子彈由2019年開始飛,到現在似乎就正式產生威力,雖然未有機會開自己的音樂會,但就即將於11月,與YoungQueenz、GrymeMan、N.O.L.Y等同屬「Wildstyle (撒野作風)」的成員為Wildstyle 十週年演唱會上台。

「這10年與Wildstyle在一起,給我最大的得著就是要相信自己。因為我們做的東西,在10年前,都算是比較小眾。有一班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玩,本身已經是好事,而且大家要求也高,大家可以互相提點,互相監察着對方的作品質素,這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

「對於Wildstyle十年才舉行第一個自己的show,是很期待的…… 10年喎,都不是一個短的時間。回想起大家在這10年來的變化,也很感慨,同時是開心的。因為Wildstyle剛成立的時候,大家有點像是隊Hip Hop Crew,但我想,我們當時的理念不是這樣的,我們知道自己都有不同的風格,想講不同的東西。是到後期我們才讓觀眾們知道我們各自獨特的地方,似乎是近幾年才做到我們想要的這個效果。10周年,時機好像成熟了,就舉行這個show,讓大家更清楚我們每一個人獨特的地方在哪兒。」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 @ Dicky-manana.com

Video: Ivan、Dave @ MenClub

Makeiup & Hair:Phoebeaki

Styling: Mr.Big Children

Wardrobe: +J, ACNE STUDIOS & kolor BEACON(Stylist Own), Eye/LOEWE/Nature, Heron Preston for Calvin Klein, DAKS, A|X Armani Exchange

對於不少人而言,本田絕非單單只是一個「日本汽車品牌」。它可能代著大家小時候的家庭車、代表著當年陪大家渡過P牌的第一輛車、又或是你到現在還是夢寐以求的Dream Car。對於喜愛觀看賽車的觀眾,它更可能代表著你心 ...
people
【腕錶】香港賽車手唐偉軒親試 EDIFICE x Scuderia AlphaTauri 2021 限量腕錶
29 Nov 2021
記得多啲支持聰Sir啦!
people
【香港跑山第一人】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 – 黃浩聰
24 Oct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