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楊浩然  圖:互聯網
POSTED ON 07 Apr 2017

日本科幻動漫經典《攻殼機動隊》真人版電影上映,在港引起一陣熱潮,除了因為受到一眾《攻殼》迷追捧外,電影曾經在香港取景,也是其中原因。而另一個原因,也許只發生在香港:真人版電影改編後,把焦點放在「身份危機」上,很容易讓觀眾聯想起今日的香港處境。



沒有看過原著漫畫的話,筆者先簡略一下:「攻殼」由日本漫畫家士郎正宗,於1989年至1997年連載,共發行三部,以短篇單元劇形式,探討各種科技和社會問題。背景設定在2040年日本的新濱市,科技十分先進,人類全身器官幾乎可用生化電子義肢代替,並能將大腦改成電子腦。因此生化人、仿生人、人類共存地球,這導致新型科技罪行誕生:當駭客入侵腦部時,人格、記憶都會被操縱,日本政府成立「公安九課」,即「攻殼機動隊」來應付。主角草薙素子是公安九課的隊長,全身義肢化,戰鬥力和駭客技術是全課最強。 

《攻殼》被喻為Cyberpunk的經典,集齊人工智能(AI)、駭客、高度控制、寡頭企業、反烏托邦未來世界等Cyberpunk元素,並且探討一個極前衛(在八十年代而言)的題目:當人體軀殼可以被機器取代,連記憶也可以被植入甚至改造時,「我」還是一個人嗎?

 




主角草薙素子便是例子,電影版本主要探討其身份危機:她全身都是機械,僅剩腦袋來自原本身體,但這個腦袋的記憶已被刪除,並植入偽造的「身世」,若果說素子是人,如何證明呢?大概答案在英文名中《Ghost in the shell》——「軀殼內的靈魂」,便是素子為之「人」的證據!(原著的探討比電影更深入。但106分鐘可以交代有限)

《攻殼》中,素子全身都沒有人類可見的器官、肢體,不得不產生身份危機,最後讓她相信自己真實存在的,其實是找回自己的「靈魂」——與親生母親相認、與公安九課、九世英雄的羈絆等。「靈魂」既看不見、也摸不到、更是無法放在天秤上量度,卻是電影中素子破除身份危機的答案。



筆者序言時說,港人看了這部電影可能引起聯想,便是指這種「身份危機」。今年正值回歸20年,中方「50年不變」的承諾年期還未到一半,但許多港人都感覺到,這個土生土長的地方,逐漸變得陌生,街店市販地標建築、鄰里途人等,可見的城市面貌,固然隨時代遷徙而消失;即使是制度價值、官商處事,這些無形的,我們也感受到急速地褪色,尤其是在過去五年,新一波的移民潮又出現,這次和97年前的最大不同是,離開了的人可能不會再回來。於是,我們和素子一樣,遇上類似的問題:當以往熟悉的人、事、物等面目全非,這個位於中國東南側,二千多平方公里土地上的城市,還是1997年前的「香港」嗎?

其實,過去幾年,民間已經自發推動各種本土保育、歷史文化的行動,盡力挽救香港的「靈魂」,作為回應這種身份危機的答案,筆者預計,港人對於拯救「靈魂」的需求將有增無減,這個趨勢值得各界深思。









筆者簡介

楊浩然 

曾在傳媒廣告行業打滾十數載,經歷高低起伏,現自立門戶Stonesoup Communication,轉戰新媒體市場公關推廣製作,時亦撰稿月旦點評政經。

電郵:howieyeung@stonesoupcomm.com

Facebook:Stonesoupcommunication

WeChat:stonesoupltd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在向上流動階梯愈來愈窄的今天,勤力、做足本份,絕對不會有得升職加薪。在職場上,雖然唔一定要出陰招上位,唔一定要爾虞我詐,但基本的辦公室政治及職場交際手腕,也不得不學,方有機會脫穎而出,爭取上司賞識。 ...
powerandmoney
不得不學習的辦公室政治課
15 Dec 2017
拍拖好,三五知己相聚好,或者一家大細活動也好,入戲院睇戲都係一個唔錯的選擇。但隨著戲飛價格不斷調升,現在睇套戲也動輒成舊水,難怪好多人已放棄入戲院睇戲,寧願在收費電視或網上租看,但戲院給觀眾的大銀幕享 ...
powerandmoney
睇戲慳錢招數
13 Dec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