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27 Oct 2017

時代變,紋身由以往的江湖中人必備「Logo」,演化到今時今日的潮流象徵;紋身師亦由當年的重男輕女,到現在的百花齊放。而Evelyn 安希婷就是那當中的一朵花。因為右手一幅佔據整隻手臀、花費一整了時間心機才完成、像畫一樣細緻的紋身,再加上本身甚具特色的美貌,Evelyn成為近年紋身界其中一位冒起得最快的紋身師。或者是因為紋身、打扮的關係,外表看來Evelyn長得有點強悍,但相當溫柔的語氣卻又提醒你,眼前的其實只是一位20歲的小女生。

而這位20歲的小女生如何成為一位紋身師?那就要從她自己的第一個紋身說起。

「我第一個紋身是十三歲的時候,那時是反叛期,身邊又有很多壞朋友,他們把我帶到一間紋身店然後說:『你不會不夠膽紋吧?』。那當時年少輕狂,被人激一激就覺得『我怕什麼!』,那就紋了。第一個紋身圖案是一個十字架,和一些荊棘之類的東西,沒有上色,只有一條線——我不喜歡那個紋身(笑)。」

「而且我當時去的那間紋身店是比較舊式的那種,老派一點的紋身,全都是『龍虎鳳』之類的。那時我還未接觸到有新式的紋身,什麼Old School、Trable、Blackwork,原來有分很多種,但我什麼都不知道。到後來認識到不同朋友,他們身上有不同風格的紋身,我才覺得很漂亮,才去開始留意這回事。」

「當初我是因為反叛而去紋的,但不代表其他有紋身的人都是因為反叛去紋的,每個人的原因都不同,所以不能帶有色眼鏡去看所有有紋身的人。我自己比較多女性客人,很多時她們都是喜歡我畫的圖案,覺得漂亮所以去紋。現在的紋身其實是個潮流的象徵,就像飾物一樣裝飾自己身上的皮膚,他們會覺得圖案好看,自己又喜歡,那就放到身上去吧?」

由客人到紋身師,Evelyn經歷「被人紋」到「幫人紋」的所有步驟,當中的感覺有什麼不同?

「其實我被人紋的時候是很放心,因為已經很信任紋身師;但如果是我去紋別人的時候,我就會很緊張,因為一有什麼差錯,人家一輩子就是這樣,所以整個人要很專注、很緊張。」

「我出師的時候就幫自己紋了一個,印象很深刻,因為是第一次真的紋在人皮上。我很記得當時掙扎了十分鐘,都不敢把針放到自己身上,師傅就在旁邊說:『你刺下去啦,你支針都未碰到自己!』但我真的很害怕。這麼小的一個圖案,理應很快就完成,但我搞了一、兩個小時都未完成(笑)。」

「紋身」作為動詞可以是一時衝動,「紋身」作為名詞卻是跟你一世。於是Evelyn在幫客人紋身前都會先聽聽他們的原因,再幫她設計紋身。而當中又有一類紋身是她絕不鼓勵的。

「曾經有一個女生和她的男朋友上來,要紋一個經緯道,即是代表地球上某一個位置,我問她為什麼要紋這個?她說這是她跟男朋友第一次見面時的地方來,我就覺得很甜蜜——因為她們要結婚了,我就會幫他們紋。如果是情侶的話,那就不行了(笑)。我覺得是詛咒來的,一紋完就會…不好了。」

「我很不建議大家紋情人的名字之類,不要好了。除非你們是要拉埋天窗了,那作為祝福幫你們紋是OK的;但如果你們還是拍拖的階段,就走去紋人家的名…很沒意思、很無謂吧?」

作為紋身師當然喜歡紋身,但作為一個紋身女孩,Evelyn又是不是要求另一半都有紋身?

「我自己也不太喜歡有紋身的男生,一、兩個字之類的我可以,但我不喜歡有圖案在身的男生,我喜歡皮膚比較乾淨的。就是因為我自己做這行,平時見得太多全身都是紋身的男生,所以就想自己的另一半是有乾淨的皮膚的。」

「紋身都算是我生命中的一部份,不管是這個職業或者這件事本身,亦因為紋身我才可以見識到很多不同的事、認識到不同的人、經歷不同的東西,所以紋身這件事對我來說很重要。」

(完)

Editor: 魏文青

Photo: Dicky mañana @ difference product

Video: Dave、Kay Sun @ MenClub

Make Up & Hair: Shirley Mak

Styling: Stephanie Wu

Wardrobe: Stylist Own

常說動物無性,張松照就說「人會變心,狗唔會!」
people
【每個男人 都有故事】第二十四集:香港甲級練狗師-張松照
20 Nov 2017
Stella Chow周沂,七年來躲在幕後不斷創作,又當過雷頌德、黎明、李治廷、JW的製作人,有什麼令到她今時今日毅然轉戰幕前當起「樂壇女新人」?
people
沒有什麼放不低 - 女歌手及製作人 周沂
20 Nov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