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Mean娜  圖:MenClub
POSTED ON 15 Feb 2018

無人是天生玩家,每個男人年少時,總會迷上過一、兩個女神,即使在追求的過程中,不自覺當兵,亦樂在其中,能夠打從心底裡愛上一個人,其實是幸福的;到真正嘗到兩情相悅的滋味時,卻少不免遇到挫折,甚至受到傷害,不再相信「愛情」二字,行屍走肉地過所謂的「玩家」生活,不真正去愛,不真正被愛。到現在,還在質疑愛情是什麼?你,也是這麼一個男人嗎?關楚耀,也許就是這麼一個男人。

「我已經是退役兵了,當然,自己的愛情路上亦有當過所謂的『兵』,但我這樣想……我覺得『兵』其實是幸福的,因為可以無條件、不去計較什麼,全心全意去愛一個人喜歡一個人,我覺得這是很幸福。」關楚耀自言自己曾經當『兵』,卻不似一般兵仔般自怨自艾,認為可以全力去愛,其實非常幸福。也許,正正是因為現在的他,不再相信愛情,才對過去懂得去愛的自己,有這麼一番體會。

「貪一刻溫暖 差點毀了我一生 貪一刻歡快 得到想我死的一吻 動了該死的凡心 我用無情力推開快感 和你不需要開心 從此不必走近 殘忍只需一棍」還記得關楚耀那首《死亡之吻》嗎?說的,就是當『兵』的心聲︰「《死亡之吻》與《飢餓遊戲》兩首歌其實有個故事去串連,因為當初和填詞人陳詠謙討論,自己亦想有個類似慢慢一步一步發展的愛情故事衍生出來。剛剛你說《死亡之吻》感覺上像是一個做兵的角色,其實和自己的愛情經歷也差不多 。小時候會比較天真爛漫,不會想那麼多東西,無條件地去愛一個人,當期時不會認為自己是兵,是幸福的一件事。到後來真的受到傷害,現在自己真的不太相信愛情,演變成現在的《飢餓遊戲》,慢慢成熟了,變成一個……在歌詞上可能是個玩家,不是一個好男人。但其實背後那種寂寞、那種無奈,是比兵更加痛苦。」


別看關楚耀長得相貌堂堂,定必很容易討女神歡心,其實他亦有嘗過被拒絕的滋味,更有過被劈腿的慘痛回憶︰「曾經透過些蛛絲馬跡,發現女朋友應該有第三者。當時自己也不懂得應該怎麼處理,反而幫她去找一些美麗的藉口,去維繫這段感情。」也許就是因為受過傷,所以現在關楚耀不太敢也不太懂得去談戀愛,也不怎麼相信愛情。

新歌《飢餓遊戲》歌詞提到︰「床太大誰共我同睡 來裝飾愛戀的廢墟 越愛越怕 便繼續自殘 溫香的刑具 難過便隨便笑 隨便愛一夜 明日再死去 甚麼都不要再追 甚麼關於永遠的 都不對」旁人也許都覺得「玩家」這身份很自由自在亦很快樂,但關楚耀坦白說,自己在愛情低潮中,也有試過這種status︰「其實不是大家眼中看到那麼開心、那麼令人羨慕,特別是我唱完《飢餓遊戲》這首歌之後,深深明白那種表面風光,背後寂寞的感覺。那種男人的無奈,才是最難醫治。」

無人是天生玩家,只是,當受過傷害後,多少人還能夠相信愛情?對愛情存有懷疑的人,大概無法真心體驗何謂愛情,只能隨隨便便去愛,表面確是滿令人羨慕,但實際上,背後不信愛情的無奈,那種哀傷,又有誰真的明白呢?

人們常說「演而優則導」,看看剛剛過去的香港金像獎最佳新導演的提名名單,這似乎是近年香港電影界的常見現象。而要說「演優」的男演員,由當年的「化骨龍」演到拿影帝的「洪荊」(《証人》)和「賤輝」(《激戰》) ...
people
正義很易 - 《低壓槽》張家輝、林雪、張繼聰
03 May 2018
做女教練其實真係一啲都唔容易!
people
【不甘示弱】女田徑教練 - Lily Lee
12 Apr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