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魏文青  
POSTED ON 06 Sep 2018

看《真情》大的,會把鄭子誠記成眨個眼都是奸的「完美奸人」,聽電台大的,卻會把他理解成極度靚聲的「完美情人」,多年來他就在這兩個極端中游走,漸漸成了其幕前的特色。但在幕後的他,身份卻是和大家一樣簡單,就是太太劉倩怡的老公,至於這個「老公」是不是完美?鄭子誠如是說:「這世界上哪有完美的?完美的定義又是如何?你不可能令每一個朋友都覺得你是完美的,但你最能夠希望的就是在太太面前,你會是一個完美的丈夫。雖然是不容易,但這份壓力對我來說是好的,是背後的一種推動力。」 

「和太太最初相處時,大家是情人的身份,那時候我覺得自己是個幾稱職的情人來的。因為『情人』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定義就是懂得製造浪漫氣氛,懂得說甜言蜜語,動作舉止令對方覺得很舒服;但結婚之後再相處下去,我就不敢說自己是個完美的丈夫了。」不敢說自己完美,是因為兩個人的相處是一個一生的課題,而且雖然很高的自省能力。「很多時我們都頗為自我,我們覺得什麼是好,就認為對方也覺得那樣是好。但結婚並不是這樣的一回事,如果你執著以你覺得好的方式來愛對方,對方未必能接受到,或者不是他最喜歡的方法。所以我覺得我學得最多的,便是如何用她喜歡的方式來對待她。」

兩個人在一起是因為愛,最終未能在一起大多是因為不愛,問題是由開始到終結,中間那些「愛」到底去了哪兒?對某些人來說或者能夠追本溯源到某些令愛流失的事件,但對大部人來說,「愛」只是在日常生活中、被柴米油鹽消磨乾淨,到最後連當初愛上對方的原因也忘了。「一開始會被對方吸引很明顯就因為她的外表、她飄逸的性格、她可愛的笑容,但由我們拍拖到現在已經廿多年了,你說現在看到她的感覺還是一樣就假的,因為還有很多相處的過程在。」

「浪漫不可以當飯食的,最甜蜜最初期的時候,就算兩個人坐大排檔熱到死,下面老鼠四處走,你們依然可以很浪漫的享受這餐飯,但當兩個人相處久了,這種感覺會慢慢淡,是真的。浪漫就不再是一種感覺,而是一種行動,你需要刻意去製造浪漫。」

「例如今晚她說在家裏吃飯,但我突然回去『我訂了檯,不如出去食』,『不是吧,都買餸了』,但只要你哄哄她,就會有份突如其來的驚喜。又或者某天她沒想過有小禮物,你買紮花去送給她。這份驚喜就會替你營造浪漫的感覺。」

但浪漫如他,也有失手的時候,「很多年前有一次她生日的時候,我為她舉行了一個很神秘的派對,我召集了我們所有的朋友,預先到場地想給她一個驚喜。誰知那個地方附近只有一個停車場,我載她去到的時候就不停看到朋友行出行入,見到一個半個也不緊要,但整個過程看到這個又在泊車,那個又下樓,我真的覺得很糗,原來的驚喜已經減半了,上到去時她都有扮驚喜的,但其實她都知發生甚麼事,這是比較失策的。」

說到底,愛就像一盤盤栽,拙壯成長與否,在乎雙方花了幾多心力時間去照顧。「你說愛可以彌補一切,有愛就可以解決一切,對!但這份愛你是如何營造、保持,這才是最難做的事。對我,是需要不停提醒自己當初對太太的承諾。每個人對情人都一定海誓山盟過;又或者你們走入教堂的時候,一定說過『我願意』。『我願意』、『我愛你』都是很簡單的三隻字,但背後包含的,就是之前的那段說話。」

「我和她的承諾到現在也沒變,就是『認真如初』,當初在牧師面前講這句說話,到今時今日,無論健康或疾病、富或貧,我都會和她一起走,走到最後一刻,直到離開世界為止。越來越覺得這份承諾是需要認真面對的事,當時你以為信口開河,但年紀漸長,你更發覺自己需要對方,當你慢慢步向需要對方扶持,甚至很多事都要對方幫助你才可以時,這份承諾就更加大。我希望我可以做到這份承諾。」

Accessories on 鄭子誠:周生生
Busking 追尋「不枉」音樂夢
people
Busking 追尋「不枉」音樂夢-沈震軒莫凱謙享樂團
11 Sep 2018
究竟「淳美人」心中嘅內心世界係點嘅呢?
people
【土生土長】不妥協的飛魚 - 歐鎧淳
22 Aug 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