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KIP }
文:MenClub Mean娜  圖:MenClub
POSTED ON 05 Jan 2017

提及歐錦棠,總離不開「武」字。除了因為他深諳武術,是李小龍Big Fans、多年來努力推廣李小龍功夫以及成立紀念館外,印象中歐錦棠總是飾演一臉正氣卻又粗枝大葉的硬漢,予人一種四肢發達卻又頭腦簡單的感覺。不過眼前這位眉頭深鎖、總愛默默沉思,然後言語間滿肚墨水的男士,是如斯細膩、文雅、充滿內涵,這亦是是次訪問所發現,「武」字以外的歐錦棠。




是次訪問的原意,是為宣傳歐錦棠與王宗堯合作演出的舞台劇《科學怪人》,適逢歐錦棠加入舞台劇界20周年,於是他決定演出令他深感震撼的National Theatre版本《科學怪人》。問到為何非這部《科學怪人》不可?歐錦棠的回答意外地滿有深度︰「這麼多年來由默片開始已有《科學怪人》,小說也有百多年歷史,不斷翻拍也有許多《科學怪人》的電影,而舞台劇亦有不同版本問世,但那次我看到 National Theatre在英國演出的版本,哇!關於這個劇目,我從未看過那麼震撼的演出。而且當中帶給我們當代人多重思考,這點很適合我,因為我做舞台劇這麼多年,除了想娛樂、為廣大群眾帶來訊息之餘,我有一個理念,最希望大家可以思考一些問題,甚至是一些民生問題、哲學性問題……我希望帶出這些,而《科學怪人》都一一包含了。」


歐錦棠說到《科學怪人》很發人深省,他補充,當中有多重思考,比如說「創造」這個問題。「一開始科學家Victor用自己的知識與天份,製造一個生命,原意為人類的未來及福祉作出重大貢獻,但其實他內心卻把自己提升到與神同等地位。這是一個意象式,顯示了人類自大。自大會導致什麼?會摧毀你身邊一切。」科學家Victor醉心科學研究,本已錯過生命中許多精彩事物,然後他再創造出科學怪人,親手摧毀自己身邊所有。


歐錦棠飾演科學怪人,當中不少概念亦能引發大家對「身份認同」作出思考科學怪人是單向的,他沒有智慧,不過是一團肉、一團細胞,但他會自己慢慢學習,而他的學習速度比常人快許多,因為他是從新集成的『人』,可能他的腦是來自某個大學教授的屍體,內裡蘊藏極多知識。只是從死亡喚起,重生時腦海彷彿一片空白,要由頭開始,但當有人燃點起你智慧的明燈時,你的學習速度便會倍增。而我飾演科學怪人,我知道我是誰的時候,卻迷失於『我來自哪裡?』、『真正的我在哪裡?』等等問題。」科學怪人在劇中沒有名字,他亦在尋找「我叫什麼名字?」。同時,科學怪人沒有名字,亦代表無人認同他的身份。加上創造科學怪人的科學家,在科學怪人誕生時便遺棄了他,而歐錦棠必須表達出科學怪人一邊探究自己身分,一邊像被忽略的小朋友一樣,引人注意,最後發覺世上無人接受他,便忿然破壞一切,為的只是渴望得到別人關注。


身份認同這問題,也許亦是現今香港年輕人面對的問題。談及兩者相似之處,歐錦棠便說︰「現在香港和我過往身處的地方已經不同。八士年代香港經濟起飛,雖然那時許多香港人會財大氣粗,覺得自己賺了很多錢,說話很大聲、很有派頭,但亦可看到香港人可愛的一面,只要有難,大家便會撇除己見,同心為事情努力,達到共同目標。所以那時有種『香港精神』,那不是『獅子山精神』。那種『香港精神』是我有我設身處地的環境、我有我的才幹、我有我的理由,大家道不同,亦不相為謀,但遇到某些大事,他們那種團結以及心中那團火,正是揚威國際的原因。而不同於現在揚威國際是因為立法會內發生的鬧劇。」







為完成理念,歐錦棠花了半年時間才成功爭取到這次《科學怪人:誰主創造》獨家廣東話版權,他坦言雖然《科學怪人》是百多前的小說,但源自英國著名作家Nick Dear新編的舞台版本,是需要申請版權才可公演,而歐錦棠亦表示︰「想不到這麼困難。」


歐錦棠創立的劇團「劇道場」難得取得版權,他亦不遺餘力。由於科學怪人不太懂說話,所以歐錦棠為了演齣好戲,完美飾演科學怪人一角,不惜遠赴英國,找戲劇專家學習形體動作。「劇本開場有很多章節,全沒對白,只靠形體動作。」他補充︰「在英國接受了許多形體訓練,每一個形體的層次都會用不同的元素去進行訓練,例如法國方面的形體,他們會運用中國的『五行』來訓練,可能是『金、木、水、火、土』。而這次接觸的是另一派學說,例如『重量』、『浮游』、『剔』、『劃』,而每一個元素裡有許多層次,導師就是用這套學說來訓練我,看看我可以做到多少。然後從中找出適合的,放進角色裡面。」


說來容易,但歐錦棠表示訓練無比辛苦,他說每一課上三小時,因為導師不喜歡休息,所以每課體能消耗亦很龐大,雖然他應付得了體力上的訓練,但形體訓練最教人吃不消的,卻是精神上的磨練。「每一個動作每一個元素都不實在,要用這裡(指指腦袋)去帶動。很簡單一個例子,我們做浮游,我從第一堂開始不知道要如何展示,到最後一堂,導師拍攝了上堂片段給我看,我站在地面,卻在空中浮游,像沉在泳池底浮游一樣。其中一個引導的元素,就是想像有一顆彈珠,不斷在我身體裡走動。我要用意識推動這顆彈珠,因為它是自由的,我摸不透它會走到哪裡,只能感覺它走到哪裡,而我的身體只能跟隨彈珠移動。這些都是由想像力帶動。」由於用腦過度,歐錦棠上畢第一堂後,便感到十分頭痛,更不禁衝進廁所嘔吐。


說來有趣,雖然知道歐錦棠乃習武之人,但殊不知他從沒「操肌」習慣。過往學習武術,他只著重於「力量」和「速度」上的訓練,就「操肌」而言,原來是個門外漢。但科學怪人的設定理應是個彪炳強壯的生物,所以歐錦棠除了接受形體動作的訓練外,更請來教練單對單教他如何操練肌肉。「我一個星期練四次,每次約三小時,每次做一份大肌肉,加一份小肌肉;飲食也要調控,一星期只能有兩餐澱粉質,另加補品,例如蛋白奶粉。」他笑說,第一堂上形體動作便走去嘔,第一堂「操肌」便操到喊︰「那時候舉重,我問教練有需要舉那麼重嗎?但他說不然操不了肌肉,加上我本身身體有足夠底子,舉輕的便沒有意思。當時因為不習慣那種重量,很快便沒有力氣,教練便走過來硬要幫我多舉幾下,那刻真的不禁滲出眼淚。」






想不到舞台經驗豐富的歐錦棠,亦會被《科學怪人》這舞台劇折騰得又嘔又喊,不禁令人期待他於舞台劇上的精彩演出;但更令人想不到的是,歐錦棠剛強的外表下,卻有著充滿文氣的內在,可謂真真正正的文武相全!


除非巴打你係完全女性絕緣體,如果唔係只要身邊有老婆、有女朋友、有女性朋友、有女同事、有女上司乜乜乜呢類雌性生物圍繞住你,《29+1》呢套深入探究女性心理嘅電影,都好關你事。 ... ... ...
people
男人不明白 「29+1」有何可怕——彭秀慧、周秀娜、鄭欣宜
22 May 2017
「公共關係科我又做過,《警訊》的主持也是警察我也做過,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喜歡找我當警察,開埠以來應該我是做得最多警察角色的人了。」
people
十年警察 電影初哥 - Ron Ng 吳卓羲
19 May 2017